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最強兵王 > 第2056章 再添助援
    ,

    第2056章 再添助援

    這話,問得輕描淡寫,語氣也不重,可景明遠聽到之后,卻是心頭惡寒。

    他突然有種被惡魔環伺,整個人都置身于地獄魔窟的感覺。

    自己是否認他為人皇?

    這是在逼自己表態嗎?

    可是這混蛋,你難道不知道,老子是人教的使者?

    你這話,不該更應該去問人教之主嗎?

    想到這里,景明遠下意識朝木高軒望去。

    可木高軒,卻是迅速避開了他的目光,一副老神在在,抬頭望天的無事人模樣,這不禁讓景明遠心頭更是膽寒。

    這老東西,擺明了要見死不救啊!

    很快,景明遠便深吸一口氣,笑呵呵道:“在下人微言輕,雖被家師派來這邊,可實際上,卻也代表不了家師他們的意見……”

    “哦,原來是這樣,木星主,你聽到了嗎?景道友自己都說了,他代表不了人教。”

    木高軒眉頭一凝,知道不能再繼續裝死人了,正欲開口,武揚又道:“既然景道友代表不了人教,那就請回吧,我現在和木星主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商談,這不能做主的人,可沒資格旁聽。”

    景明遠臉色一黑,郁悶得幾欲吐血。

    不是這樣的,你這混蛋,知道老子不是這個意思,老子說不能代表人教,是無法代表燕南天他們給你答復,是否承認你為人皇的事實。

    你現在拿這句話做文章,分明就是歪曲事實,強詞奪理。

    見景明遠站著沒動,武揚就有些不耐煩了,冷聲道:“我再說一遍,我和木星主有要事相商,這是屬于高層和高層之間的對話,其他不夠資格之人,立刻回避。”

    撕破臉了。

    連景道友都不屑于叫了,而是直接改稱名字,這人皇,是準備徹底撕破臉了嗎?

    聽到這句話之后,景明遠心頭更是發寒。

    怎么辦?

    他現在該怎么辦?

    是走,還是留?

    正是舉棋不定,糾結萬分時,武揚驀然回眸,直接望著他冷冷道:“你,耳朵聾了嗎?到底走還是不走?如果不走,那就別怪本座手辣……”

    木高軒此刻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看向武揚,緩緩道:“人皇……”

    “還沒輪到你!”

    武揚陡然看向他,眸光犀利如刀。

    木高軒心頭一沉,深深看了武揚一眼,久久無言。

    這人皇,好霸道……比想象中還要更加霸道十倍百倍。

    他現在如此為難景明遠,難道就不怕把人教徹底推到自己的對立面,直接連手地皇神朝對付他嗎?

    武揚當然不怕。

    燕南天既然敢在人界的地盤上創立大勢力,奪取本該屬于人皇門的氣運,那未來,他們雙方必有一戰。

    既然早晚是敵人,他又有什么好顧忌的?

    至于說人教和地皇神朝聯手,那應該不可能。

    最多,雙方暗中有一些勾結,但明面上的聯手,絕不可能。

    因為人教現在扛起的,終究是人界這面大旗。

    而人界和地界,仇怨至深,并非高層幾句話就能輕易化解的。

    武揚敢肯定,如果燕南天真的敢大張旗鼓的和地皇神朝聯手,人教必定離心離德,分崩裂析。

    氣氛,再次安靜得詭異。

    景明遠糾結一陣之后,終究還是選擇了退避。

    好漢不吃眼前虧。

    這樣回去,或許會受到燕南天等人的責罰,可若不走,他估計連命都不會有了。

    人教兵強馬壯,人多勢眾,的確不怕人皇門,但這并不代表他景明遠也不怕人皇。

    “既然人皇有此要求,那景某自當遵從……不過景某不能做主,我人教,卻不乏能夠做主之人,人皇今日以實力強壓于我,景某希望未來,人皇還能一直這么強硬下去。”

    丟下一句場面話后,景明遠又深深看了木高軒一眼,目中似有警告之色浮現,之后卻是再不言其他,直接一步跨出,轉瞬消失而去。

    走了。

    代表人教的使者景明遠,就這樣被武揚一句話嚇到,灰溜溜的離開了。

    木高軒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頭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從武揚對待景明遠的態度,他就能夠感受出來,這人皇,是真的有些狗急跳墻了。

    要不然,他絕不會如此不顧規矩。

    可是,人皇強勢,失去了人教這顆大樹擋在前面,接下來,他木高軒又該作何選擇呢?

    景明遠離開后,武揚沒有繼續兜圈子,直接望著木高軒問道:“木星主,我時間不多,要不了幾日,我人皇門就將和地皇神朝全面開戰,我現在只有一句話問你,你是否承認我人皇這個身份?”

    “我……”

    “直接說,到底認,還是不認?”

    木高軒心頭抽緊,臉色不斷的變來變去,突然笑著道:“人皇光芒照三界,老夫人微言輕,我承不承認人皇的身份,又有什么大不了……”

    “其他人我不管,我只問木星主,你是否承認我為人皇的事實?”武揚再次開口,眼神越發凌冽冷酷。

    “我……”木高軒面色陰沉,時而有殺機迸發,時而又有悵然之色浮現,良久,他突然嘆了一口氣道:“我認,不過……”

    “認就好!”

    武揚咧嘴一笑,“木星主既然認我為人皇,那本座對人界,自有號令之權。

    木星主,本座現在以人皇的身份命令你,六日后,帶齊最少三十名輪回境強者,集體奔赴玄真魔域巢助戰,這號令,你尊還是不尊?”

    木高軒心頭發苦,如果方戰龍此刻也在這里,一定會對他現在的心情報之以同情。

    這哥倆,也算是同為天涯淪落人了。

    身為至強者,他們快活了一世,逍遙了一世,何曾被人這般壓迫過?

    這一次,木高軒沒有沉默太久,很快開口道:“人皇的號令,老夫自當遵從,可我天木星實力有限,同時還有烏蠻魔域巢必須防守,三十名輪回境強者,短時間怕是湊不出來……”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我只問你一句,對于我剛剛的號令,你到底尊,還是不尊?”

    話落,武揚直接抬頭,目光灼灼的看著木高軒。

    木高軒很郁悶,很憋屈,同時又很悲哀,很無奈。

    罷了罷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既然剛剛已經退了一步,再多退幾步,也不是什么大問題。

    不過,你人皇只說了讓我帶人去助戰,可到時候到底要如何助戰,是全力以赴,還是應付了事,那就不是你說了算了。

    武揚看著他,似看破了木高軒的心思,忽地輕聲笑道:“木星主,你不會陽奉陰違,表面上聽令,背地里卻給我捅刀吧?”

    木高軒神情一變,連連搖頭道:“人皇千萬不要誤會,我天木星多年來,也一直在和地界抗爭,雙方早已結下血海深仇,要么不參戰,一旦參戰,那絕對不可能虛以應付……”

    “這樣最好!”

    武揚點了點頭,目光有些意味深長,想了想又淡聲道:“丑話說在前面,你既然接受了本座的號令,那就必須全力以赴。

    如果在決戰之日,讓我發現有人敢陣前叛變,或者是出工不出力,那他就是我武揚的敵人。

    到時候,別怪我不講情面,直接聯合地皇神朝,把這些首鼠兩端的叛徒先清理了再說……”

    木高軒神情劇變,其他天木星的強者,也都目露震撼。

    聯合地皇神朝?

    這種話他怎么說得出口?

    你可是人皇,人界的標桿啊!

    “怎么?很震撼,很驚訝是不是?也罷,本座就和你們好好說道說道,你們覺得我這個人皇,代表的到底是什么意義?

    人界之皇?

    還是人族之皇?

    如果是后者,那三界之中,可不止人界才是人族,嚴格說起來,魔人也是人,天界那幫仙人也是人。

    人界既然不容我,要反叛我,那我聯合地界,去地界稱皇,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木星主該不會覺得,憑我的身份實力,真要有心叛出人界,其他兩界,會沒人愿意接納我吧?

    不過真到了那一步,你們這些人,包括現在的人教,一定是我第一個要鏟除的對象,相信地皇神朝,應該也很樂意成全我這個心愿。”

    木高軒深深看了武揚一眼,猛吸一口氣,隨即躬身道:“人皇放心,木高軒不是兩面三刀的人,我怎么說也是一名至強者,一些大是大非,還是分得清的。”

    “那就好!”

    武揚輕笑,隨即伸手拍了拍木高軒的肩膀,“老木,不是我要強迫你們什么,而是時不我待,現在三界大亂將至,天界有天庭壓陣,地界也有地皇神朝聯合四方。

    除此之外,更有諸圣人道統不甘寂寞,搞風搞雨。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人界還不知道團結,繼續各自為戰,一盤散沙,未來,除了被人各個擊破,集體覆滅外,將再不會有第二個結局。”

    “人皇多慮了,老夫早說過,大是大非面前,我天木星沒人會做懦夫……”

    “那就好,那就好,行了,既然事情談完了,那我就不在這邊久留了,你們下去準備吧,記好了,你們最多只有六天時間,反正大戰開啟前,必須趕赴玄真天,否則后果自負!”

    丟下這句話之后,武揚也不再和木高軒繼續糾纏,直接卷起傅采臣消失而去。

    身后,木高軒等人目送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全都神情復雜,久久無言。

    今日之后,天木星算是徹底賣給人皇門了,就是不知這一步跨出去,對于天木星億萬眾生來說,到底是福還是禍啊……

    木高軒很忐忑。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