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帝后世無雙 > 第1306章 帝后真敢哄人
    ,

    “她帶著隨波逐流已經進去了?”

    晉蒼陵的聲音挾裹著冰屑,霜兒聽得心頭涼涼。

    單就聽帝君這樣的聲音溫度,就好像如果帝后此刻在這里,帝君會把她一掌劈死了一樣。

    霜兒暗暗地吸了口氣。

    想到帝君多大怒氣到了帝后面前都會被熄滅,心頭才稍微安定了一些。

    “回帝君,是的。”

    “好,她很好,”晉蒼陵的話語帶著冷冽自唇間迸出,“你們帝后娘娘向來膽識過人,本帝君是不是該把她明凰之稱去了,改成英勇帝后?”

    噗。

    骨影也低著頭,但是聽了這話卻是嘴角一抽。

    明凰帝后改為英勇帝后?

    看來,帝君是當真氣得有些口不擇言了。

    也是,帝后明明說了要一起下山想到破了命格殺的辦法之后再一起重來的,誰知道帝君二話不說聽了她的話,而她轉身就自己進去了。

    這是哄騙了帝君啊。

    這天下當真只有帝后一個人敢這樣哄騙帝君了。

    骨影表示自己對帝后的景仰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他和霜兒一時都不敢再說話。

    晉蒼陵身形一動,明顯就要上山了。

    骨影想起下山的時候云遲給他傳音入密的那句話,讓他接下來務必攔住晉蒼陵,立即就一晃,攔到了晉蒼陵面前。

    雖然是不太敢說話,但是這個時候還是不得不說不得不攔。

    “帝君,您不能上去。”

    “讓開。”晉蒼陵下巴繃緊了,火氣已經在頭頂。

    “帝君,”骨影只能盡力,“您現在上山去,身邊沒有帝后,寒毒會發作的,到時候帝后便是尋到了藥王神殿,也來不及......”

    晉蒼陵眼神森森看著他。

    這般看著,骨影都已經覺得壓力倍增。

    “帝君就是上去了也沒有用,一進那個山洞,命格殺依然會鎖定帝君,您根本進不去啊。”

    這話讓晉蒼陵心頭又怒又是挫敗,他一手握上了破天劍劍柄,緊緊地握住了,望著眼前的山,有一股想要一劍把整座仙人山都劈開的沖動。

    “帝君,與其讓您上去帝后還得時不時照顧著您,倒不如您先回去客棧等著,帝后無后顧之憂,或許尋起藥王神殿來更快。”

    霜兒暗暗又倒吸了口涼氣。

    骨影大人這話可說得真勇敢啊。

    “你的意思是,本帝君是云遲的拖累?”晉蒼陵語氣也森寒了起來。

    好,很好。

    他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是拖累的呢。

    骨影咬了下牙頭,一拱手低下頭去說道:“這是帝后的安排,屬下覺得帝后的安排總是對的。”

    “本帝君的就是錯的?骨影,你似乎忘了你是誰的影衛了吧?”

    “屬下自然是帝君的影衛,只是帝后也是為了帝君著想......”

    晉蒼陵手里破天倏地出鞘,架上了骨影的脖子。

    “你可知道,藥王當初曾有瘋醫的別名?”

    骨影一愣。

    瘋醫?

    “藥王此人,是為鬼才,不僅僅是在醫學一途上有著極高的天賦,在布陣和藥咒上面也是無師自通,自創一派。藥王本性吝嗇,也喜歡財富,一生雖救人無數,但也斂財無數。”

    晉蒼陵冷冷地說道:“他說他的藥不讓殺星所用,實際上,他的東西任何人都不想給,所以才傾力打造了藥王神殿,把他的財富全部都藏了起來,不想讓任何人得到。他的藥王神殿,里面必定是機關重重,處處死路。”

    聽到了這里,骨影和霜兒手心都滲出了冷汗。

    所以......

    “帝后已經是帝尊之境......”骨影鬢角流下一滴汗水。

    不得不說,聽帝君這么一說,他緊張了。

    不單是他緊張了,就是霜兒都頻頻地抬頭再望向山頂,也緊張了。

    “傳說,藥王在最后休養的兩年,也順得晉升突破。”說到這里,晉蒼陵的聲音更冷,“你可知道,他是晉升為何等級?”

    “帝尊之境?”骨影喉頭發緊。

    晉蒼陵緩緩地搖了搖頭,一字一字地道:“大帝尊。”

    “嘶!”

    骨影和霜兒同時倒吸了口涼氣。

    “大帝尊?”

    “這世上當真有大帝尊之境的修為?”

    晉蒼陵道:“雖是傳說,但是極有可能。只是那個時候藥神命數已盡,晉升突破得還是晚了一步,否則,興許現在藥神仍然在世。”

    大帝尊......

    “但是就算是突破已經有些晚了,但那么一段時間,絕對是夠藥王將他的神殿布下了天羅地網,只為誅殺進殿之人。他是醫武雙絕,特別是藥咒,你們現在還覺得,帝尊之境的云遲便沒有任何危險嗎?”

    云遲雖然極為聰明,反應極快,而且修為也極高,可是一人步入步步殺機的神殿,總有顧不過來的時候。

    藥神出手,絕對不會是兒戲。

    就像是剛剛進入的命格殺,就已經是云遲難以破解的了。

    命格殺還是對殺星之外的人沒有什么危險的,但是再進入呢?

    “帝君,帝后可知曉這些?”霜兒真的緊張了。

    晉蒼陵眸光一冷。

    本來他是想與云遲說這些的,只是在未曾出發之前他覺得說起這些反而可能會讓云遲擔心他一進去會更加有寒毒發作的機率,想要把他撇下自己去。

    越是危險,她越不會讓他去。

    所以他本想等到與她一同找到了神殿之后再說的,那個時候他早已經跟她一起進入神殿范圍了。

    可沒有想到一個命格殺就先阻止了他的腳步。

    然后,他就被哄騙下山了!

    現在他就是要說也已經來不及!

    說是怕云遲不讓他跟,不說,還是被她撇下了!

    這個女人,當真是,當真是......

    咬牙切齒地“當真是”了半天,晉蒼陵也沒想出來什么形容詞。

    “帝后若是不知道,那豈不是會有危險?”霜兒急了。

    骨影冷靜了下來,“帝后就算事先不知道這些,以她的聰明謹慎,一旦進入,也會極為小心的。而且,帝君,若神殿當真如此危險,您去的話豈不是更容易被觸發寒毒?”

    在那么危險的地方,他的寒毒要是再發作,那當真就會成了云遲的拖累了。

    再說,就算是想去,也得過得了命格殺啊。

    這個過不去,多說也無用啊。

    骨影看著晉蒼陵,無懼于他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破天劍。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