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贗太子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死了也好
    趙公公出去給皇帝取參湯時,正好聽到了皇后娘娘即將到了的消息,忙進來稟報給皇帝。</p>

    “皇后來了?快去請她進來!”</p>

    皇后竟然親自過來,還送了點心過來,這可是十幾年來的第一次,如何能不讓皇帝感到欣喜?</p>

    皇帝直接丟下毛筆向外走去,才走下臺階,皇后娘娘就已經在幾個宮人的簇擁下,從外面走了進來。</p>

    “皇后!”穿著較樸素的便服,整個人都很溫婉的皇后,這么走進來,讓皇帝仿若回到了十幾年前。</p>

    那時,他與皇后夫妻情深,每當他忙于政務時,除皇后能勸上幾句,送一些吃食過來哄著皇帝吃,別的妃嬪,有一個算一個都沒那個膽子,敢在皇帝忙碌的時候來打擾。</p>

    “今天怎么太陽從西方出來了,居然親自來送著茶點?”</p>

    皇帝目光落在幾個宮女托著的東西上,制止了皇后的盈盈下拜,將其攙扶著,握著她的手,溫和的問。</p>

    皇后一笑,揮了揮手,讓人將點心放下后都退下,說:“我聽說著,他在那面還有些功勞,所以來看看。”</p>

    她是為了蘇子籍而來,這并沒有讓皇帝感到意外。</p>

    左右她來了,還愿意繼續這么哄著自己,皇帝已有些知足了。</p>

    他神色不變,笑著:“是啊,這小子有些他父親的樣子。”</p>

    提到太子,這對夫妻已不再像是過去十幾年那樣,相對無言,皇后只是微微恍惚了下,就回了神,亦笑:“是啊,他的確有些像阿福。”</p>

    皇帝知道,皇后曾經出去上香過一次,在那里定然是見到了蘇子籍,知道那少年是何等出色。</p>

    讓皇后在一旁坐下,這對人間最尊貴夫妻,圍繞著蘇子籍,倒像是尋常夫妻那樣,聊了一會。</p>

    無非是皇帝揀著一些能說的關于蘇子籍的事,說給皇后聽。</p>

    聽說蘇子籍治水有功,竟一個人主持著,在順安府修了分水渠和堤壩,皇后不禁微微驚訝。</p>

    “這孩子,膽子大了些。”這話可不像是在責怪,更多的是一種自豪。</p>

    皇帝也不得不承認,在這件事上,蘇子籍做的,還是很果斷。</p>

    果斷、又能在合適的時間做對的事,雖區區一個分水渠和堤壩對皇帝來說微不足道,但卻意義不小。</p>

    皇帝忍不住贊嘆說:“是有些膽大,不過作事還算穩當,也能辦下差來,對現在他的位置來說,不錯了。”</p>

    皇帝說不錯,這考語其實非常了得,哪怕過來并不是單純來聽皇帝說這些,但皇帝此時夸獎蘇子籍,給予這樣評價,仍讓皇后與有榮焉。</p>

    看著皇后微笑著傾聽,皇帝心情也越發好了,又講了一些關于蘇子籍的事,這都是當地報上來,等終于說到了自己已經下旨,給祁弘新加封官職,卻沒給蘇子籍封賞,皇帝是這樣解釋:“蘇子籍辦了這次差事,我就會讓他回京,借著功勞,好將他的姓名錄入宗人府的名冊,官員晉升這路子,本就與皇子皇孫無關。”</p>

    皇后表示理解:“陛下這么做,自然有這么做的道理,臣妾相信陛下不會哄騙臣妾。”</p>

    兩人又聊了一會,皇后這才離開。</p>

    目送著她離去,皇帝怔了許久,拈起一塊點心,放入口中,入口甜糯,這口感其實不算太好,只是很是熟悉了。</p>

    “真是她的手藝。”皇帝慢慢吃著,不由笑了,笑的苦澀。</p>

    皇帝站起身,御書房連堂結舍,十分幽深,皇帝散了一會步,見著又有太監送了一些奏折,在趙公公幫助下,放到了案上。</p>

    看著剛剛批閱完奏折的地方,又堆了一小堆,哪怕早就習慣了,皇帝也再次默默嘆了口氣。</p>

    感覺疲憊了,精力跟不上了。</p>

    皇帝從新的一堆拿起了一份奏折,沒展開,這么一看,就先目光微沉。</p>

    這是自己安插在順安府盯著蘇子籍跟祁弘新的人遞上,應該是又一份有關蘇子籍跟祁弘新的匯報。</p>

    正打算展開觀看時,突然聽到一陣悠悠琴聲從外面傳來。</p>

    誰在彈琴?</p>

    這里可是皇宮,不是外面的繁華街頭,更不是官宦人家扎堆的私人府邸,距離后宮有段距離,誰這樣大膽,在這種地方彈琴?</p>

    皇帝心中納悶,看了趙公公一眼:“讓人去查查,這是何人在彈琴。”</p>

    “是,老奴這就讓人去查。”趙公公立刻應聲退下。</p>

    無論是皇帝,還是趙公公,此時都覺得,最大的可能,可能是哪個宮妃突然腦子進水,跑到附近彈琴,來勾搭皇帝了。</p>

    “不知所謂!”皇帝冷冷的說著,將匯報蘇子籍跟祁弘新情報的密折,拿在手里,展開看了。</p>

    看了上面的內容,皇帝頓時臉一沉。</p>

    “祁弘新竟這么死了?”這種算得上是名臣的死法,讓皇帝臉色微微一沉。</p>

    雖然之前因祁弘新做事勤勉,又在順安府立下了功勞,更讓皇帝“看清”了蘇子籍的為人跟胸襟,算讓皇帝決定輕輕抬手放過了。</p>

    但連皇帝都沒想到,事情竟然就是這么巧,對方在傳旨太監到的一刻,死在了堤壩上。</p>

    十幾年前,太子,他曾經最愛的兒子,被他所殺,太子府一夜之間,更是雞犬喪盡,再沒了一個活口,這場父子相殺,或當時一時情緒激憤,不在意,可等回過神來,縱然不能去后悔,但心里扎了一根刺,難以自拔。</p>

    外人可能以為,他對祁弘新十幾年來不聞不問,任其嘔心瀝血做實事,也始終壓著,令其不得升遷,乃因此人身上有著太子黨的標簽,因為對其不信任,所以才不予重用。</p>

    但實際上,跟當年父子相殘的事有關的人,有一個算一個,無論是什么身份立場,在皇帝眼中,都甚是厭惡。</p>

    “朕不是刻薄寡恩之君,所以才遠遠打發了去。”</p>

    “換成別的皇帝,怕早就誅殺了。”</p>

    “不過現在,祁弘新,你死了,當年的人就差不多死絕了……這樣也好。”望著手里的密折,皇帝嘆一聲,手中朱筆再不遲疑:“著蘇子籍待洪水事宜處置完畢,應詔回京。”</p>

    這次遞上來的,是幾份接連送進京的密折,因前后腳到,一同被遞到了御前。</p>

    皇帝看完上面這份密折,就又拿起一份密折打開看,結果才看了一會,面色就沉了下來。</p>

    “將燈調亮些!”</p>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