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鐵血殘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投靠
    臉上火辣辣的痛,吳達財捂著臉坐在營房外的臺階上,路過的隊友都沒有理會他。這是晚飯前的休整時間,少有的沒有軍官管的時候。</p>

    半邊臉都有點微腫,還有些殘留的白灰。刀盾比試都是往護甲上招呼,那歪臉不按規矩,直接一刀拍在臉上。本說是刀盾及身就算刀盾贏,輕輕一碰也就可以了,哪里用得著這么用力。</p>

    方才那刀盾上得太快,鼓聲一響就上來了,吳達財都沒想起來可以退后,否則不會輸得那么快,還有可能贏,長槍對刀盾是有優勢的,最近軍中比武也是長槍贏面占七成。</p>

    第一場輸了之后,吳達財就被換下,之后不再讓他上場,連想扳回臉面都沒機會。丟了臉還是其次,現在肯定會被評為下等,萬一被淘汰就大事不妙。</p>

    旁邊一個人坐下,吳達財一看正是董明遠,他有點不想理他,但還是擠出點笑來。</p>

    “咱們還是得再練勤快些。”董明遠幫著吳達財拍了拍衣領后面的白灰,“龐大人說得好,不練武藝是與自家性命有仇。”</p>

    “什么武藝。”吳達財捂著臉,“每天就是那一戳,一戳幾百次。你在上面比較的時候,有木工送來木人,上面有五個孔,那蔣國用在跟姚動山說話,以后長槍要練到連戳中五孔。”</p>

    “是連著戳中?”</p>

    “可不是,還不止戳中,每孔里面放一個木球,要扎中木球取出,連取五球評上等,我都聽到了。”</p>

    董明遠一愣,一時說不出話。</p>

    吳達財抓了一把發髻,“家中房子燒了,整村的田都荒了,我一家都望著我這點軍餉,要是被汰兵就完了。”</p>

    “老子家中還差不了多少,只是家里還有幾畝田,媳婦在種,土里一年刨不出什么錢來,不當這個兵,家里娃都吃不飽,我還想著把軍餉存個幾年,讓她們也來這府城里過城里人的日子。”</p>

    董明遠一拍大腿,“說那些作甚,怕汰兵就往死了練,都是兩個胳膊,老子不信比不過別人。”</p>

    吳達財嘆口氣,準備去把衣服洗了,發了三套白卦,叫什么作訓服,還要求整潔,上面不能有污跡,每天訓練下來基本就該換了。吳達財不明白弄那么干凈干嘛,以前農村的時候,褂子一穿就是一個月,也沒見干活不順當的。</p>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吳達財一呆,目光定定的看向右邊,董明遠順著他目光看去,竟然是那張可惡的歪臉,接著他看到了姚動山。</p>

    連人連忙站起大聲道,“姚大人好!”</p>

    姚動山一擺手,指指營房對那歪臉道,“你就在這個隊,還要不要回家中拿行李。”</p>

    歪臉把肩上的一個小包袱取下,“小人只有這一包行李。”</p>

    “要不要安置家中,入營便難得出門。”</p>

    歪臉搖頭,“小人沒家,一個人。”</p>

    “自己去挑個床,打得猛,老子這個局就要你這種人。”姚動山瞟了吳達財和董明遠一眼,還想說話的時候,外邊有人在叫他,聽聲音有點急。</p>

    “有他媽什么事。”姚動山背著手往外去了。</p>

    吳達財兩人看著那歪臉,歪臉也不理會,把包袱往肩上一搭,徑自入了房門。</p>

    董明遠看著歪臉的背影道,“我說什么來著。”</p>

    兩人正要跟進去,外邊突然一聲銅鑼響,吳達財一驚,只聽姚動山的聲音大喊道,“第一局集合!”</p>

    吳達財顧不得穿衣服,飛快的跑了出去,第一局的營房都在附近,銅鑼不停的響,第一局的大部分人都到齊了。</p>

    “沒到的各隊長記下!回來老子收拾他們。”姚動山的大嗓門朝著隊列吼道,“又有人在守備府門前鬧事,龐大人調人,過去都給老子打,別照著腦袋招呼。”</p>

    眾人一起答應一聲,吳達財知道又是以前守備營的那些人,歷年來守備營都有些士兵,潘可大走的時候自然也不會帶走他們,龐大人來了就搞了一次較體力,那些士兵只有幾個能跑到五里的,其余全被趕出營去,大約有百余人,已經到守備府鬧了兩次,這還是首次調兵驅趕。</p>

    姚動山沒有多余的話,帶頭往營門去了,眾人也沒什么隊形,到器械庫拿了哨棍,沒拿到哨棍的就拿了模擬腰刀的短棍,一窩蜂的出了營門。</p>

    他們的這個營地就是以前守備府的小校場,營門就在樅陽門大街上,外邊的行人見了丘八這個陣仗出門,嚇得紛紛避讓。</p>

    營門離守備府只有幾十步,那里有一大堆人,好些人還穿著紅色的胖襖,吳達財跟在眾人中間,一旦跑起來,心頭突然有種忍不住的沖動想打人,腳下不自覺的就加快。</p>

    守備府前一篇嘈雜,還有人推搡兩個值哨的士兵。</p>

    “打咱們的人,給老子打!”</p>

    姚動山大吼一聲沖在最前面,眾人齊聲大喊沖入那堆人群,棍棒照著人亂打,街中一片兵荒馬亂,那堆人轟一聲四散而逃。</p>

    吳達財眼前棍影亂舞,到處都是驚叫逃竄的人,他不管不顧,追上一個便打,一棍劈在那人肩上,那人撲倒在地大聲慘叫。</p>

    慘叫聲聽在耳中,卻是一種痛快的感覺,他不必管這人什么來歷,只要長官叫打,他就去打,要是打得賣力,姚動山看到了說不定還能給他加一個等級,但他好歹還記著不能打腦袋,朝著腿腳死命打去,那人蜷起腿縮成一團,吳達財使足了勁猛地劈下。</p>

    哨棍啪一聲斷成兩截,前面半截飛出撞在街道的石板上,那人尖聲慘嚎,在地上翻滾了半圈。</p>

    吳達財粗重的喘氣,拿著半截哨棍不知怎辦。</p>

    那人痛苦的撐起來,吳達財看著他扭曲的面孔,覺得該放過這人了,還沒離開時,旁邊一根短棍閃電般揮過,砸在那人的臉上,那人腦袋一偏,幾顆牙齒和血飛出,慘叫聲戛然而止,那人瞬間躺在地上沒了動靜。</p>

    一個身影閃過,朝著腦袋再兇狠的一棍,正是那個歪臉。</p>

    “說了不許打腦…”</p>

    場中一片嘈雜,沒人聽到他說話,歪臉已經提著短棍追上去,片刻功夫又打翻兩人,倒地的人也不放過,直打得鮮血飛濺。</p>

    府門前橫七豎八倒滿人,第一隊還在四處追打,街中一片狼藉。</p>

    當當當三聲銅鑼,接著又敲了一遍,他們只學過兩種鼓號,一種是鼓點,一種就這鑼,是收兵的意思。</p>

    吳達財趕緊回到府門前,姚動山已經站在那里,街中還有士兵在打,其余的停止追擊,慢慢往府門收隊。</p>

    姚動山旁邊還有一個穿黑衣的人,他哈哈大笑了兩聲道,“痛快,痛快,打死這些狗東西,敢到我二弟府門前搗亂。”</p>

    吳達財一驚,二弟的府門,難道是龐大人的哥哥。</p>

    只聽姚動山回道,“焦兄有沒有被他們傷到。”</p>

    那黑衣人呸一聲,“老子幾年的快手,幾個兵痞豈能傷得了我。”</p>

    “焦兄弟現在是在中軍,事情多得緊,以后有啥用得著老姚的,叫一聲便是了。”</p>

    那黑衣人拍拍姚動山,“好,好,哈哈,這丘八當著也舒坦。正好,我二弟說我在中軍辦事,給我配一個小兵聽用,有沒有合用的。”</p>

    “焦兄是用來作甚的?”</p>

    “便是跟我在中軍辦些事,平日出門隨著,簡單得緊。”</p>

    姚動山擺擺手,“給焦兄聽用的要機靈,我這局里面都是些莽夫,當不得用,要誤你的事,第二局的機靈些。”</p>

    姚動山說完拱拱手,便去了街中招呼手下的隊長。</p>

    黑衣人還站在府門前,吳達財就在他身邊,眼睛轉了幾下之后湊過去道,“焦官…官爺,小人愿意給大人當隨從。”</p>

    黑衣人詫異的轉頭看過來,見到吳達財討好的眼神,不由哼哼的笑了一聲。</p>

    ……</p>

    守備府的二堂內,外邊傳來的吵鬧漸漸平息。</p>

    龐雨伸手端起茶杯,右手拿著蓋子對堂下擺擺手,“我不是送客,就是喝口水。以后咱們談事情,喝水歸喝水,我要送客的時候自然會說。”</p>

    已經站起的劉若谷和江帆只得又坐下來。</p>

    “有些沒有用的規矩,咱們不必那么講究。”龐雨放了茶杯又道,“這些老營兵一次比一次多,我汰兵百人,今日來的有一百七八,連青皮喇唬都敢來我營門鬧事。”</p>

    江帆側著身子面向龐雨,看著瘦了一些,但神態比之前要更從容。從龐雨出門后,他便一直在安慶活動,以掌握碼頭和市井的形勢。</p>

    他拱拱手道,“這些人自然是背后有人指使。”</p>

    龐雨嗯一聲,“你是說水營的陳把總。”</p>

    江帆點點頭,龐雨輕輕舒一口氣道,“水營說是水營,便說是個船社倒更像。”</p>

    “水營按制應有沙船二十,小哨船三十,開漕之后大半被用作漕船,其余也少有巡江,都做販貨之用。”</p>

    劉若谷等江帆說完,也接著道,“陳把總在背后攛掇陸營的人鬧事,便是要給大人一個下馬威,實際他是見陸師汰兵,怕大人朝水營下手。指使陸師鬧事,鬧大一點好讓大人知難而退,如此便可讓他繼續把持水師。”</p>

    “下馬威。”龐雨笑了一下,“原本水營才是安慶守備的正職,水營把總就是本官的直接下屬,潘可大帶了陸師來,加上守備府里面的舊人,才有了陸師,水營本官一定要下手,但現在馬上要開漕,此事牽扯安慶府漕運,等過了這個關頭再說。”</p>

    “聽說陳把總賺了不少錢,把王公弼交接得甚好。”江帆遲疑一下道,“還有那碼頭上的挑夫和漕幫…”</p>

    “都先不動,等漕糧上船再說,漕船發出時,陳仕輔也該回府城了,到時咱們先對付碼頭的挑夫幫,你繼續查明他們的頭目。”</p>

    劉若谷有些擔心的道,“挑夫數量上千,里面夾雜著羅教、白蓮教等教門,怕不好對付。”</p>

    龐雨擺擺手,“挑夫不是軍隊,參加這個教那個教,也是為了有個門派好混飯吃,咱們不是要打敗所有挑夫,只需要打散他們的組織便可。實際對付所有對手,我們的打擊目標都是對方的組織度,沒必要打擊所有個體。以后安慶水陸之上,只能有本官的幫派。”</p>

    劉若谷聽龐雨如此說,便不再繼續這個疑問。</p>

    江帆看了一眼外邊道,“今日外邊打成這樣,府城里面亂了一陣,怕是皮大人要來質問。”</p>

    “那是本官應付的事情,你們繼續做手中的事情。”</p>

    龐雨站起身來,那兩人趕緊也站起。</p>

    “江帆你繼續在碼頭活動,利用劉掌柜買下的幾個鋪面,在挑夫中招募一些人手,后面用得上。若無其他事,你便先去忙自己的事。”</p>

    江帆也不多說,向龐雨行個禮退了出去。</p>

    堂中只剩下劉若谷,龐雨皺眉想了片刻后對他問道,“安慶的百順堂經營如何?”</p>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