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第四千六百七十九章 離他遠點
    ,

    “轟隆!”

    九限大陣之中,第三位圣使的身影倏然而出,恐怖的雷電氣息彌漫四周天地,竟在空中蔓延成一片雷霆之海。

    本已承受兩名圣使壓迫的聶天,頓時感覺到頭頂壓力暴漲,身軀頓時一顫。

    他感覺到,十七圣使的氣勢不是簡單的融合,而是在不停的疊加,讓他根本無法承受。

    而且,那第三位圣使使用的雷霆之力,恐怖的雷電入體,氣息狂暴,沖擊他的四肢百脈,讓他頓時氣血涌動,血氣竟是不受控制地燃燒起來。

    “聶天,你果然不愧逆天之才,在我們三位圣使聯手之下,竟然還能屹立不倒!”

    第三位圣使的聲音低沉無比,透著一股沙啞,雖然心中震撼,但話語之中殺意,卻是無法掩飾。

    他很詫異,以聶天的修為,竟能在他們三位圣使手下,依舊穩穩站住!

    “再逆天的天賦,在十七圣使之前,都是無用!”

    同時,另外一名圣使也開口,冷肅之音,透出決殺之機。

    “轟!”

    話音落下,一股狂力轟然而落,聶天身軀再度一沉,兩個肩胛骨竟是猝然崩裂,鮮血狂流不止,瞬間染紅了脊背。

    但他,依舊站立不倒,如山岳一般。

    “好小子,有骨氣!”

    一名圣使見狀,不禁動容,驚嘆一聲。

    作為圣使,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同伴的實力。

    而聶天直面三位圣使,凌然無懼,慨然不倒。

    這份豪氣,值得敬畏!

    “該結束了!”

    但另外一道聲音,幾乎同時響起,隨即又是一道身影呼嘯而出,如流光一般,瞬間襲殺而出。

    “噗!”

    下一瞬間,虛空微微晃動一下,一道白刃掠過,聶天胸骨之處,竟被洞穿,鮮血狂涌之下,整個人都成了血人。

    “十七圣使,只有這種實力嗎?”

    但他卻好似感覺不到疼痛一般,一雙眼睛透著腥紅,如狂獸一般低吼。

    “聶天!”

    陣眼之中,青仁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神情大變,驚叫一聲。

    他早就料到,在十七圣使之前,聶天絕無還手之力。

    但如此慘烈的一幕,卻是他始料未及的。

    四位圣使同時出手,聶天能抵抗至今,已是極限中的極限了。

    恐怖的壓力,越來越強,聶天甚至能清晰地聽到體內骨骼崩裂之聲。

    但他任憑血肉撕裂,骨骼崩碎,身軀卻如利劍一般,傲然屹立。

    如此一幕,讓觀戰的十幾位圣使,都不由得側目。

    “我本以為,這小子最恐怖之處,就是其神鬼難及之天賦,卻沒想到,他的毅力竟是如此之強!”

    “是啊,如果不是因為他……或許可以留他一命。”

    “世間之事,早有定數,我們只需按照天道神機的指示行事即可。”

    圣使們沉聲議論,雖是有些惋惜,但聶天的命,依舊不能留。

    而在這個時候,即便是四名圣使的聯合壓迫之下,聶天也依舊沒有屈服。

    “聶天,既然你不想這么快死,不如本座發發慈悲,讓你看一場戲如何?”

    另外一邊,那最先出手,卻被聶天反傷的圣使,突然陰翳一笑,隨即身影瞬動,竟是向著陣眼沖了過去。

    “你想干什么?”

    聶天雙瞳陡然一縮,沉聲低吼。

    “本座向看看,以你毅力之堅,若是親眼看著骨肉被殺,會是什么反應。”

    那圣使嘿嘿一笑,身影落下陣眼前,黑袍之下伸出一只手臂,竟是沒有半點血肉的骷髏之手。

    “你敢!”

    聶天暴吼如雷,如淵的雙瞳泛起點點腥紅。

    他哪里會想到,堂堂十七圣使,竟是如此卑鄙,要向陣眼之中的聶凡下手。

    “呵呵,老十七還是這么貪玩。”

    “老大,老十七這么做,怕是有損十七圣使的威名吧。”

    “那有什么,反正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要死!”

    其他圣使見狀,各自反應不同,卻也沒有人上前阻止。

    “名震諸天的十七圣使,原來竟是如此卑鄙嗎?”

    青仁身處陣眼之中,早已急得滿頭大汗,狂聲怒斥。

    “笑話!難道實力強,就一定要是光明磊落之輩嗎?”

    第十七圣使卻是冷笑一聲,隨即骷髏手臂伸出,竟是絲毫不受陣紋阻礙,直接穿過了陣眼。

    “這……”

    青仁萬萬沒想到,這位第十七圣使竟有如此駭異之手段,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緊接著,他還沒來得及做出半點反應,一股虛無之力便將他死死禁錮,完全動彈不得了。

    “圣,圣使大人,這些事跟我五官,不要殺我啊。”

    練舞霓也嚇傻了,下意識地后退數步,顫聲說道。

    第十七圣使卻是根本沒有理她,一雙惡毒之眼,死死盯著昏迷之中的聶凡。

    下一刻,他大手一沉,聶凡被無形之力托住,硬生生地拉出陣眼。

    “混蛋!”

    聶天見狀,瘋狂大吼。

    這一刻,他體內好似有一團火焰,在瘋狂地燃燒。

    “小子,我讓你親眼看著,你的兒子死在你的面前!”

    第十七圣使身形一動,來到聶天面前,低沉開口,骷髏之手扣住了聶凡的脖子。

    “你敢!”

    聶天暴吼一聲,周身血氣狂涌,體內一股異力狂暴涌動。

    “哼哼,你看我敢不敢。”

    第十七圣使嘴角扯動一抹寒意,骷髏之手微微用力,聶凡小臉整個漲紅起來。

    “混蛋!”

    入眼一幕,讓聶天徹底暴怒,狂吼一聲,體內力量轟然爆發,竟是直接掙脫了四位圣使的聯合壓迫。

    “轟!”

    轟然一聲,四位圣使身形連連后退,穩住身形之后,面面相覷,難以置信。

    聶天竟然直接沖開了他們四人聯手之壓迫,這實在太恐怖了!

    “怎么可能?”

    第十七圣使也是一愣,隨即驚駭大叫一聲。

    “你給我,離他遠點!”

    聶天卻如一頭兇獸一般,狂暴怒吼一聲,周身氣息澎湃而出,一股股赤紅如火的力量,在虛空之中凝聚成紋,極為恐怖。

    “元獸之力!”

    第十七圣使雙瞳一縮,再次驚叫。他分明看出,聶天此刻身軀之外流轉的力量,是天地元獸之力!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