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龍抬頭 > 1804 你,別和他打 為43000推薦票加更
    ,

    明明是戰斧的人先鬧事,結果他們還做好人,問我們為什么吵吵嚷嚷!

    可想而知,洪社的人就好像炸了鍋,紛紛罵了起來。

    “明明是你們的人先鬧事!”

    “就是,在我們的場子玩了不給錢還打人,你們還挺有理是嗎?”

    “少廢話,把剛才的那幾個人都交出來,賠禮、道歉、給錢,這事就算完了,否則有你們好看的!”

    斯蒂芬聽了我們的話,微微搖頭說道:“什么叫你們的場子,不要忘了這是米國,你們只是一群外來戶,在我們的土地上做生意,怎么我們玩了還要給錢?”

    什么強盜邏輯!

    這是米國不錯,可唐人街都多少年了,大家也不是非法居住在這里的,做生意也都是取得了合法手續的,怎么就成他們的土地了?

    洪社的人無疑更憤怒了,再次紛紛罵了起來,有脾氣暴躁的,直接揮舞起棍子來,說是和他們廢什么話,直接收拾他們一頓!

    這些年來,洪社能在海外站穩腳跟,靠的就是團結和敢打敢拼,好好做生意沒問題,欺負到大家頭上來,門都沒有!

    看到群情激奮,斯蒂芬擺了擺手,嘆了口氣說道:“看來你們都不服氣,一定要和我們打一架了?”

    “對,我們就是要打!”

    “少廢話,直接來!”

    某位偉人說過,槍桿子里出政權,在不講道理的土地上,只有拳頭才最好使。

    斯蒂芬搖頭說道:“直接打架肯定不行,加城是講法律的地方,咱們要在這打起來,警方肯定會來人的。這樣,咱們一對一單挑,一共比試三場,只要你們能贏兩場,我們該道歉就道歉,該賠禮就賠禮,但是你們要輸兩場,以后我們的人再去唐人街玩,你們可不能再收錢啦!”

    斯蒂芬的這個條件其實挺不公平,為什么我們贏了對方就只是道歉,輸了卻要付出那么大的代價呢?

    如果我是帶頭的,肯定會痛斥斯蒂芬的條件,然后重新制定規則,怎么著也得公平點,如果我們贏了,去戰斧的場子玩也不要錢才對。

    可惜,一個人若總是在底層混,說明他的腦子確實不怎么樣,一群底層的人聚在一起就更完蛋。

    大家空有一腔熱血,卻沒一個主事的站出來,當場就答應了斯蒂芬的條件,眾人群情激奮,恨不得立刻就跟戰斧的人打上三場,好讓對方的人立刻賠禮道歉。

    看到這個情況,斯蒂芬像是陰謀得逞,微微笑著說道:“好啊,那就開始吧,第一場就由我來,你們哪個上啊?”

    洪社的人倒是個個都很勇敢,紛紛自告奮勇,主動要去上陣,要給斯蒂芬一點教訓。但我已經看出來了,這斯蒂芬至少是個b級改造人,他身上的氣勢、氣息都很強大,改造人當然不會把級別寫在臉上,但是我的經驗太豐富了,我和多少改造人交過手啊,就算沒有和這個斯蒂芬戰斗,也能大致判斷出對方是什么級別的。

    對面明顯是有備而來的,我們這邊則是臨時湊在一起的雜牌軍,根本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啊!

    要對付b級改造人,洪社這邊起碼得副旗主級別的人物出馬,但是現場哪有什么副旗主啊。

    “我來!”

    一聲怒喝突然響起,接著一個膀大腰圓、猶如鐵塔一般的漢子走了出來。

    一看到他,現場立刻安靜下來,顯然很服氣他,只要他一出馬,誰都不會說閑話了。

    站在我旁邊的三兒都興奮地說:“他叫衛正平,號稱鐵彌勒,是咱們黑旗的骨干成員,平時根本不在唐人街的,沒想到今天也來了,剛才竟然沒看見他……”

    “是啊,鐵彌勒來了,聽說他前段時間剛剛突破天階……”

    “天階!我的天啊,那也太厲害了,照這個勢頭發展下去,遲早成為咱們的副旗主吧?”

    “那必須的,溫春秋溫旗主早就說過,副旗主的位子之所以空缺,就是給‘鐵彌勒’衛正平留的……”

    “哈哈,有鐵彌勒出手,那個外國佬肯定完蛋啦!”

    洪社的人都是興奮不已,一個個面色激動,就好像衛正平已經打贏了一樣。

    衛正平自己也很有自信,邁著方步緩慢地往前走去,一雙眼睛時不時地露出殺氣。

    衛正平看上去有四十多歲,這個年齡能夠突破天階,確實算是很不錯了——我沒有說風涼話,雖然我二十多歲就突破天玄境了,可我知道自己占了不少外在因素的便宜,比如吃過不少的融氣丸,還有外掛般的潛龍之體……

    要是沒有這些,想升天階怕是都費勁,更別提什么天玄境了,有什么資格瞧不起別人?

    所以,能夠憑借自己力量突破天階的,我都會很佩服。

    但佩服歸佩服,衛正平剛突破天階,肯定不是b級改造人斯蒂芬的對手啊,b級改造人是什么概念,比天階中品還要厲害一點,剛剛晉升天階的衛正平根本打不過他。

    但,衛正平不知道這一點,剛剛突破天階的他十分自信,每一步都邁得沉穩有力,仿佛已經勝券在握。

    我能理解這種自信,每次我剛升級時,也會覺得自己厲害極了,恨不得秒天秒地秒空氣,但這其實是一種幻覺,說到底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包括其他的人,也對衛正平充滿信心,覺得衛正平一定能打贏斯蒂芬,紛紛給他加油、助威、吶喊,還有人喊衛正平無敵、衛正平威武的。

    這也能夠理解,在一般人眼里看來,天階真的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存在了,簡直就跟“無敵”沒有兩樣。

    因為眾人的吹捧和期待,衛正平自己也有點飄了,走起路來一搖三晃,還很不屑地看著斯蒂芬。

    斯蒂芬則是滿臉微笑,很平靜地看著衛正平。

    最終,衛正平站在了斯蒂芬的身前,兩人之間相距不過五米,隨時都要打起來了。現場也變得鴉雀無聲,都在等著這一戰的開始,我卻實在忍不住了,立刻大聲說道:“衛正平,你不能和他打!”

    可想而知,眾人當然十分詫異,紛紛回過頭來看我。

    站在我身邊的三兒和大金牙,則是一臉疑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

    衛正平也回過頭來,上下看了看我,說道:“你為什么不讓我打?”

    我則說道:“因為你不是他的對手!”

    好家伙,我這句話一出口,簡直就像捅了馬蜂窩似的,三兒和大金牙的臉色一下就變了,四周眾人也是大吃一驚,接著紛紛怒氣沖沖地道:“你憑什么說鐵彌勒不是他的對手……”

    “這還沒打,你怎么會知道?”

    “你是誰手下的,有你說話的份嗎,少在這里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就連衛正平都惱火地說:“你是誰,我以前怎么沒見過你,我打不贏難道你能打贏?”

    “是的,我能打……”

    我是真準備上場的,雖然我來加城是為了通天丸,但也不能看著戰斧這么欺負人吧。洪社要是輸上兩場,戰斧的人去唐人街玩就再也不用花錢了,聽上去就憋屈,這何止是丟唐人街的臉,簡直是丟所有華人的臉。

    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事發生,該站出來就要站出來,反正我是王丹尼,沒人認識我。

    但我還沒說完,大金牙就猛地堵住了我的嘴,又回頭點頭哈腰地說:“鐵彌勒,真是不好意思,這是我新收的一個小弟,性格有點太愣,什么瞎話都往外說,你別放在心上,你繼續和他打……”

    我把大金牙的手拿開,著急地說:“我沒瞎說,他確實不是那個老外的對手,他在那個老外的手上都過不了一招……”

    我是一步一步爬上來的,也和不少改造人交過手,太知道一個剛升天階的人,在b級改造人面前會是什么樣了。

    “你快給我閉嘴吧!”大金牙怒火中燒,再次捂住了我的嘴,并且大聲吼道:“你他媽的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你以為你是誰,會點拳腳了不起嗎,你比起鐵彌勒差遠了……”

    雖然大金牙這么說,但我還是據理力爭,因為我不想看到衛正平輸。

    我再次把大金牙的手拿下來,認認真真地說:“你相信我,鐵彌勒真不是那個老外的對……”

    “夠了!”

    我還沒有說完,衛正平徹底怒了,狠狠一拳砸向斯蒂芬。

    “我他媽今天就讓你看看,我在這個外國佬面前,會不會一招都過不了!”

    “太乙拳!”

    衛正平一聲大喝,使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這一拳裹挾著“呼呼”的風聲,看上去威力更是無比強勁。

    但沒有用,斯蒂芬可是b級改造人啊,是比天階中品還要厲害的存在。

    斯蒂芬同樣狠狠一拳擊出,就和衛正平的拳頭撞在一起。

    “砰!”

    一聲巨大的悶響過后,斯蒂芬仍舊站在原地,衛正平卻整個人都飛了出去,“咣當”一聲重重落在地上。

    “看來……那位小兄弟說的沒錯呢。”斯蒂芬輕輕摸著自己的拳頭,微微笑道。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