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撒野 > 第48章
    ,

    顧飛回到教室的時候上課鈴已經響過了,他坐回座位上,蔣丞正半趴在桌上瞅著他。

    “果然沒什么意外,”顧飛說,“第一。”

    “你還真去問了啊?”蔣丞有些吃驚。

    “是啊,”顧飛點點頭,“很平靜的。”

    蔣丞笑了起來,沒說話。

    “不過我沒問總分是多少,”顧飛說,“今天公布了先加一下,我感覺……”

    他抬頭往易靜那邊看了一眼:“班長大人可能跟你差了不少。”

    “她第二嗎?”蔣丞問。

    “嗯,”顧飛說,“她反正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不過沒怎么拿過滿分,她是四中的學霸,不是你這種大城市重點高中學霸的對手。”

    蔣丞沒說話。

    剛才潘智給他發了個郵件,把這次期中考試的卷子掃描了給他發了過來,他大致掃了一眼英語卷子,難度跟四中一比,高了不是一檔兩檔,他頓時有些不太踏實,打算回去之后把這套卷子做一次看看是什么程度。

    -我媽同意我五一去找你了,準備好接待我

    潘智又發了條消息過來。

    -嗯,這次不用住酒店了,我搬出來了

    -我靠?怎么回事

    -見面再說吧

    -行吧,老袁寫了封信給你,我一塊帶去給你

    -。。。。

    -他一想到你就嘆氣呢

    蔣丞把手機放回兜里,莫名其妙也想嘆氣。

    老袁是他以前的班主任,挺好的一個人,他走的時候因為心情不好,也沒去跟老袁道個別,而且也沒再跟老袁聯系過。

    除了潘智,無論是家人老師同學還是朋友,他都不太愿意再聯系,怕被問起現狀,怕聽到安慰,也怕從這些人身上想起以前的事兒。

    上午最后一節課的時候,班上有些小騷動,雖然還有兩科的成績因為沒上課還沒公布,但是已經有人打聽到了總分。

    “我操?”周敬抓著手機回過頭,“蔣丞,蔣丞,蔣……”

    “你真的沒因為復讀機被人打過嗎?”蔣丞看著他。

    “你們看貼吧了沒!”周敬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顧飛,又看回他臉上盯著,“有人開貼了,你年級第一啊!”

    周敬的同桌也轉過了頭:“你總分680多!拉開易靜快一百分了!她599!”

    “是啊我操!686分!”周敬眼睛都快瞪到臉外頭去了,“四中估計史上就沒有過這么高的總分!我操啊蔣丞,你牛啊!”

    蔣丞自己也有些意外,他以前也就是年級前十,上上下下的,掉出了前五就會被老袁叫去談話,第一也拿過,但還沒碰到過這種拉開第二名幾十分的……

    這個消息沒有讓他興奮,反倒讓他有些發慌,按現在這種局面,他每次考試拿第一都不成問題,但這個第一的含金量還有多少?

    不過中午放學的時候,王旭一幫人圍著他興奮地如同自己考了個拉開第二名□□十分的第一似的,讓蔣丞也顧不上擔心了。

    一幫人先是擠到公告欄前對著貼出來的紅榜一通圍觀,一二名都在8班,雖然大家都是學渣,但這種事兒就算是學渣,也還是很驕傲的,畢竟都是有集體榮譽感的學渣。

    “我覺得這還是不夠科學,”郭旭說,“還是應該把總分一起寫出來,光寫名次還是突出不了蔣丞的狂野。”

    “我覺得可以了,”王旭馬上說,“捧第一也不用踩第二嘛。”

    “對,”盧曉斌說,“第二是易靜呢。”

    王旭瞪著他盯了一眼,沒有說話。

    圍觀完紅榜,一幫人一塊兒出了校門,過兩天就是籃球賽的決賽了,王旭拉著他們要去技校練練球。

    “我操這貼到底誰發的啊?”王旭邊走邊看著手機,“這是在辦公室里啊,老徐這紅榜還沒寫完的時候就拍上了……”

    “不知道誰路過,”郭旭說,“我才不信是路過,現在盯著蔣丞的女生那么多,肯定是專程去打聽的。”

    “看這名兒也不可能是女生,”一個他們的替補隊員說了一句,“是不是仇家搞事情?”

    蔣丞盯著這個替補想了快兩分鐘,才想起來他叫張遠。

    張遠這話挑起了他的好奇心,最后還是沒忍住,跟著也拿出手機打開了四中的貼吧。

    一眼就看到了已經顯示熱帖的那個貼子……什么鬼的辦公室偷拍?還□□i?

    沒等點進去他又看到了發貼人的名字,猛地轉過頭看著走在最后頭的顧飛。

    “嗯?”顧飛一臉淡定地看著他。

    “這他媽是你小號吧?花式帥先生?”蔣丞壓著聲音問。

    “誰?”顧飛臉上還帶著迷茫。

    “帥炸蒼穹,”蔣丞對顧飛起名字的水平簡直五體投地服,“這要不是你,我馬上就直播吃|屎。”

    “別,”顧飛笑了,“為了不讓你吃|屎,這就不是我,我也得說是我了。”

    “就他媽是你,”蔣丞又看了一眼貼子發出來的時間,“第一節下課的時候,你去找老徐,你這是沒出辦公室就發了貼子了吧?”

    “出了。”顧飛說。

    “不是,”蔣丞覺得非常難以理解,“你這是干嘛啊?”

    “炫一下啊,”顧飛輕聲說,看了一下前面走著的一幫人,“我平時也沒什么好炫的,有個機會就炫炫同桌吧。”

    蔣丞看著他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什么,顧飛這句炫炫同桌,讓他覺得聽著很舒服,隱隱的親密感。

    從他們學校去技校不遠,中間吃點兒東西,走過去算是活動帶消食了。

    蔣丞和顧飛始終走在最后,他倆都沒說話,只是看著前面因為考試完了而且因為蔣丞的答案都考得不錯于是相當輕松以及興奮的一幫人。

    天兒暖了,今天蔣丞只穿了件t恤,外面套了件薄外套,跟顧飛并肩走著的時候,胳膊偶爾碰在一起,這種突然變得清晰起來的接觸會讓他突然很享受。

    說不清是怎么了,就是覺得很舒服。

    一條街走過去,他有意無意地往顧飛胳膊上撞了好幾次,自己都覺得自己有毛病了。

    走到拐彎的時候,顧飛突然往他胳膊上也撞了一下。

    他轉過頭看著顧飛,顧飛也扭臉瞅著他,然后胳膊又撞了他一下。

    “做甚?”蔣丞問。

    “我報復心可強了。”顧飛說。

    “我又沒故意撞你。”蔣丞說完猛地有些心虛。

    “我是故意。”顧飛笑了笑,胳膊一抬又撞了他一下。

    “還來?”蔣丞有點兒想笑,于是也撞了過去。

    顧飛又撞回來。

    “不是,”蔣丞忍不住了,“你幾歲啊?”

    “反正比你小。”顧飛說著又撞一下。

    “操。”蔣丞無語了,拿胳膊肘頂了他一下。

    顧飛迅速回頂。

    他再撞。

    顧飛再回撞。

    弱智嗎?

    智障嗎?

    腦子進飼料了嗎?

    蔣丞內心彈幕一個個飛過,但動作卻沒有停止,就這么跟顧飛你撞我我撞你的走了一路。

    中午時間不多,一幫人也沒有正式分成兩隊練習,還是主要練了練配合,王旭這個隊長現在當得比之前略靠譜了一些,起碼能看到大家的弱點,分配練習任務的時候也不像之前那樣胡亂下達指令了。

    “我這兩天想了很多,”王旭說,“我覺得我們還是要有一些心理準備,我看了很多次2班的比賽錄像,我覺得我們要贏他們,還是有難度的。”

    “盡力就行,”蔣丞蹲在發球線旁邊,“現在第一不是我們的目標了。”

    “我們的目標是什么?”王旭問。

    “……沒有蛀牙。”蔣丞說著就樂了。

    一幫人笑了半天。

    “我們一開始也沒想過要拿第一,”蔣丞笑完了之后接著說,“我們不過是想當黑馬。”

    “沒錯!”王旭一揮手,“現在我們已經是黑馬了!”

    蔣丞沖他豎了豎拇指:“現在只要全力打就行了,結果已經不重要。”

    顧飛的手機在兜里響了,他把手里的球投了出去,球落入籃框。

    他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發現來電顯示居然是猴子的名字。

    就像他跟江濱說的,他跟猴子沒有交情,雖然有電話,但基本不會聯系,現在猴子居然會打電話過來,估計這次是拖不過去了。

    “喂。”他走到一邊接了電話。

    “今天你們走得挺早啊,”猴子的聲音傳了出來,“我們過去居然撲了個空。”

    “怎么,”顧飛皺了皺眉,“是要連我們班上的人都算上么?”

    “那倒不用,”猴子笑了笑,“我一般不跟學生過不去,我就是過去請你和那個蔣丞過來玩玩,你倆排場大,我得親自請啊。”

    “什么時候。”顧飛問。

    “今天下午,”猴子說,“老地方等你們,除了那個蔣丞,還帶誰來隨便你,我夠意思吧?”

    顧飛往蔣丞那邊看了一眼,蔣丞正扭了頭看著他。

    “行,”顧飛說,“江濱要到場,今天一把過。”

    “沒問題。”猴子說完掛掉了電話。

    顧飛給李炎發了消息,讓他通知別的人,然后又調了個鬧鐘,調完之后他低頭看著手機發了一會兒愣,屏幕黑了之后,他才把手機放回了兜里,走回了球場邊。

    王旭他們正熱火朝天地練著,沒有人注意到他,只有蔣丞走了過來,站到他跟前兒:“誰的電話?”

    “猴子的。”顧飛說。

    “約了時間了?”蔣丞問。

    “嗯,”顧飛點點頭,“我們比賽打完以后。”

    蔣丞想了想:“除了咱倆還有誰?”

    “李炎劉帆他們,”顧飛說,“我們這幾個經常跟他們打球,他們的招我們都熟了。”

    “這事兒其實跟你沒什么關系吧?”蔣丞沉默了一會兒說。

    “跟誰也沒關系,”顧飛彎腰撐著膝蓋,“7班把江濱弄來,本來就是找事兒,這人來了就不可能吃一點兒虧,別說輸球了。”

    蔣丞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才也在他面前蹲下了,看著他:“如果打球的時候他們有什么動作,就忍了。”

    “嗯。”顧飛點頭。

    “大不了受點兒小傷,”蔣丞說,“總比沒完沒了的強。”

    “嗯。”顧飛繼續點頭。

    “你這么聽話有點兒不對勁啊?”蔣丞盯著他的臉。

    “先答應了再說。”顧飛笑了笑。

    “這事兒你別再給我出頭,”蔣丞說,“我認真的,要不完不了。”

    “知道了。”顧飛點點頭。

    兩個人都沒說話,就這么對視了一會兒。

    顧飛感覺旁邊有什么東西飛了過來,接著聽到了王旭的喊聲。

    一個球,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姿勢才能傳到根本沒人接應的地方來,顧飛嘆了口氣。

    剛想抬手擋一下的時候,蔣丞已經偏過頭,伸手接住了球。

    “這條件反射。”顧飛笑著感嘆了一句。

    蔣丞把球傳回給王旭,站起來拍了拍手,準備過去跟他們一塊兒練球,走了兩步又停下了,回過頭看著顧飛:“你別一個人去啊。”

    “知道了。”顧飛有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練了一個中午的球,到了時間之后大家都還有意猶未盡的感覺。

    “我覺得打球還是很有意思的。”張遠說,雖然是個替補,但這輪比賽打下來,只上場了兩次的他還是很興奮。

    “比賽完了我們也可以自己打,平時練著點兒,下學期還能再打一次。”王旭把外套往肩上一甩,很瀟灑地說。

    大家紛紛點頭。

    “你還可以抽空教教女生,”蔣丞說,“下次她們也不用一日游了。”

    “對啊!”王旭頓時眼睛一亮,“我覺得易靜她們幾個還是很喜歡打球的,就是沒有人教……”

    快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顧飛的手機響了,他接了電話:“怎么?哦……我忘了,我現在吧,我現在回去。”

    “怎么了?”蔣丞馬上問。

    “今天下午要帶二淼去體檢,之前跟醫生約好的,我忘了,”顧飛小聲說,“丞哥你幫我跟老徐說一聲,要不手機又要讓他打爆。”

    “嗯,”蔣丞點點頭,“照實說嗎?”

    “照實說。”顧飛笑笑。

    顧飛看著蔣丞和王旭他們一塊兒進了學校之后,去車棚拿了自行車,騎回了店里。

    劉帆的小破奔奔已經停在了店門口。

    他拉開車門,往里看了一眼:“這車還能開得動嗎?”

    后座上擠著四個人,不是好鳥三個,李炎被擠得直接坐在了羅宇的腿上。

    “趕緊的,”李炎說,“我扎著馬步呢。”

    “你坐實了我不會嫌棄你。”羅宇說。

    “我嫌棄你。”李炎說。

    顧飛嘆了口氣,上了車。

    “沒叫蔣丞?”劉帆發動了車子。

    “這車還能塞進一個人?”李炎說,“他自己去不就行了。”

    “我沒叫他。”顧飛說。

    車里幾個人頓時都沒了聲音,劉帆把車掉了頭之后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過了挺長時間,李炎才輕輕說了一句:“操。”

    猴子說的老地方,是一個舊的室外燈光球場,地方很偏,去的人不多,一般人也不會來,這里長期都被各種不良少年不良青年不良中年占據著,正常人沒人愿意上這兒找麻煩來。

    劉帆把車停好之后,顧飛沒有下車,看著前面被破舊的鐵絲網圍起來的兩個水泥地球場,每次他來這兒都有種走進高墻的感覺。

    車上幾個人都沒動,看著他。

    “這事兒吧,”顧飛說,“我一個人擔著也行,你們……”

    “放什么屁,我他媽以為你要說什么戰前動員呢,”劉帆打開了車門,“猴子找你,就是找我們,約架你還能說一個人,他約球,明擺著就是捎上我們了,你擔個屁。”

    “下車。”李炎拍了拍他的肩。

    球場里已經聚了不少人,顧飛看了一圈,差不多都認識,平時也沒多少人會正經在這兒打比賽,多半都是隨便打打,甚至并不打球,只是在這兒待著,看順眼了聊幾句,看不順眼就動手。

    無論是打球還是打架,觀眾都同樣熱血沸騰。

    猴子和江濱都已經在場邊站著了,猴子叼著煙靠在鐵絲網上,看到他們進來,沖他們點了點頭。

    猴子是不上場的,他不太喜歡打球,但他一定會在,且不說一會兒是他的小弟和他的表弟要打所謂的球,就單憑他一直在等個機會收拾自己,這場球他都一定會到場。

    顧飛并沒覺得自己是出于多么偉大的想法,要替蔣丞頂什么事兒,他只是覺得猴子這次找麻煩已經躲不過去,干脆一次解決掉,不要再把蔣丞拉進這種低級的,毫無意義的爭斗中來。

    “挑好人上場,”猴子看著顧飛,“半小時,分多的贏。”

    “有規則嗎。”顧飛脫掉外套。

    “沒有。”猴子說。

    顧飛沒說話,轉身跟李炎他們幾個走到一邊:“李炎不上,我們五個打,李炎盯他們的人。”

    “嗯。”李炎抱著胳膊。

    這種比賽沒有規則,自然什么黑招都會出,沒個人在旁邊盯著,場上的人容易顧不過來。

    “大飛,”看臺上有人撐著欄桿叫了顧飛一聲,“要幫忙嗎?”

    顧飛回過頭,是幾個挺熟的一塊兒打過球的人,他搖了搖頭:“今兒沒規則。”

    那幾個人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如果是正常的比賽,雖然打得都不干凈,但大規則是有的,有想上場一塊兒玩的也沒問題,而一旦比賽沒有規則,大家就都知道這是場什么樣的比賽了。

    江濱那邊五個人,都是跟他們打過球的,球技怎么樣大家相互都差不多清楚,但今天這種比賽,就沒人知道底細了,畢竟也沒一塊兒對毆過。

    他們這邊幾個人的護腕里都有東西,顧飛倒是沒用,他不太習慣在這種情況下用工具,真要動手,他更愿意用手。

    想到這兒,顧飛突然有個挺逗的念頭,如果蔣丞在,倒是可以安排他不上場,看臺上找個地兒待著,拿個彈弓……

    顧飛讓自己這個想法逗樂了,低頭笑了兩聲。

    “哎,”李炎看著他,“嚴肅點兒,打架呢。”

    “知道了。”顧飛又樂了兩聲才轉身上了場。

    蔣丞趴在桌上,上面老魯正非常激昂地講著課,下午的課碰上主科,一個班的人都死氣沉沉的,聊天兒的人都少了。

    老魯倒是比平時還要激昂,大概是因為蔣丞的滿分讓他心情愉悅,上了半堂課了,他都還沒有開始罵人。

    蔣丞也沒在聽課,他拿著手機,正在看潘智發過來的卷子,從上課開始答題的,現在二十分鐘,答的速度明顯要比四中期中考的時候要慢一些。

    課間的時候他也沒停,趴桌上繼續答著題,把下一節自習課一塊兒用了。

    最后做完整張卷子之后他把答案都拍了照發給潘智,讓他幫著拿去問問英語老師。

    今天下午其實狀態不是特別好,并不是因為打了球,也不是因為沒睡好。

    他看了看旁邊顧飛空著的座位,而是因為顧飛。

    不知道為什么,他從去老徐那兒幫顧飛請完假開始,就一直有種莫名其妙的不安,這會兒他趴在桌上,一遍遍把顧飛從打球的時候接到那個電話開始到最后他回家,每一個細節都反復琢磨著。

    沒什么問題,一切看上去都很正常,但總還是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坐立不安地琢磨了半天,蔣丞還是沒有忍住,都沒等到下課,直接拿出手機,沒有選擇發消息,而是直接撥了顧飛的號碼。

    顧飛帶顧淼一直帶得挺糙的,但是忘了跟醫生約好的時間?他現在卻有些無法相信。

    那邊倒是通的,顧飛沒有關機。

    但是也沒有人接電話,鈴聲一直響到了自動掛斷,顧飛都沒有接電話。

    蔣丞皺著眉又重撥了一次。

    還是沒有人接。

    “操。”蔣丞頓時有些坐不住了。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