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第一狂妃 > 第3635章 自謙
    ,

    兩族使者見此,俱是點頭,放下了心,安然離開九界紫云宮。

    神夢郡主四個字,宛如巨石激起千萬層的浪,震驚了無數的人。

    輕歌酒杯見底,微風起時,裙琚擺動,她沒有開口說話,其余位面領主,都不敢坐下。

    放在九界,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須知,坐在寶座上的女帝,年僅二十,不過一階玄靈而已。

    在各大領主的實力階級內,她可以‘光榮’的居于倒數第一,幾乎沒人能撼動她的地位。

    在座的諸位僅僅只是忌憚于她背后的勢力而已,青蓮、神月,都是一百零八陸遙不可及的存在,她卻觸手可及。

    但,大多數的人,內心多是鄙夷,盡管夜輕歌的身份地位再高,可她的階級實力不過如此,她的年紀擺在那里,她的出身是低等位面。一百零八陸的領主們都有著難以言說的優越感,哪怕輕歌艱難的改變了天域修煉者的想法, 可是縱觀虛空下的各個高等位面,幾乎沒有哪一個領土,會擁護一個‘低等人’為

    領主。

    哪怕她貴為青蓮二代大帝姬,是神月七王的外孫女,兩族郡主,那又如何呢?

    她的身份不如大多數人,卻有著他們無法追及的好運,便會讓人嫉妒,憤恨,面目可憎。

    上天的寵兒,憑什么是夜輕歌,而不是他們?

    各位領主,心思各異,然而,哪怕心有不甘,也不敢在輕歌面前放肆,只能憋在胸腔內。

    輕歌神情冷冽如霜,這群人的內心想法她都已了然,不得不感嘆一聲,有后臺,就是好。

    哪怕她是個一事無成的草包,也能騎在這群人的頭上撒野。

    索性,做個草包好了。

    輕歌把酒杯放在了沐如歌的掌心,慵懶地坐回椅上。

    各大領主見此,都松了口氣,悄然間抹了把額角的冷汗,緊繃的精神松弛下來,一一入座。

    “瑤池女皇,合并之事,你如何看?”輕歌問道。

    “我自然是贊成合并的。”瑤池女皇斂起怒色,不得不夾起尾巴做人:“女帝,你既代替沐姑娘來主持這次的合并會議,那么,你的想法是什么?”

    聞言,無數的人全都注視著輕歌,等待輕歌的回答。

    很顯然,以夜輕歌的身份,以及諸神天域修煉者的綜合實力,資源覆蓋面積,諸神天域這樣的中產位面,絕對扛不住合并的震蕩。

    大多數人都認為,輕歌以權壓人,強勢要來沐如歌的位置,是想阻止合并的到來。

    對此,有一些綜合國力較弱的領主,更是緊張不已。

    武臺領主道:“張國師,你說,女帝是什么想法?”

    “合并,勢在必行。”張離人道。

    慕容川吃了個果子,懶懶散散地看了眼張離人:“離人老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諸神天域的國力還不如我們武臺聯盟呢,她會同意合并?”武臺領主繼而道:“振龍侯所言極是,張國師,你高估女帝了,她縱有成就,身份也尊貴,但到底是個女子,必是婦人之見。以她的實力,至多在諸神天域小打小鬧,怎敢

    參與合并的震蕩?當然,如若她拒絕合并,我會支持她。”

    張離人道:“我等,拭目以待。”

    四下里,領主之間竊竊私語,小聲議論,都在想夜女帝會如何應對合并之事。

    輕歌斜睨瑤池女皇,不言,端過酒杯輕呷了一口,搖搖頭說:“還是神月都的木青酒好喝,與外公分別一日之久,本帝時刻想念著外公。”

    一眾的人,臉龐瞬間黑了下去,敢情這廝威風凜凜坐在主事的位置上,就是為了嘚瑟一下她有個外公是神月七王?

    好個厚顏無恥,以權壓人的女子!

    少部分人更是開始懷疑,夜輕歌能混到天域領主的位置,一定是背后有人撐腰。

    畢竟,在一百零八陸的歷史上,沒有幾個低等修煉者,能成為大陸領主。

    早就有人分析過女帝,認為女子、下等修煉者不可能有這樣恐怖的成就,而今的一切,更是證明了,夜輕歌,靠的是旁人!

    瑤池女皇冷笑一聲,說:“真可惜,我等靠雙手打拼出了一片江山,不像夜女帝,有個可以依靠的,有權有勢的外公,真是羨煞旁人。”

    瑤池女皇飄飄然的一句話,足以把輕歌打入無間地獄。

    在座的領主,有幾個是靠家中權勢,能有今日的天下,免不了往日的艱苦奮斗。

    這光鮮亮麗之下,都是血的澆灌,一路披荊斬棘,不畏險阻幾十載,才造就輝煌。

    武臺領主笑了:“張國師,想來,神月七王早就知道了夜輕歌的存在,特地為她保駕護航,就是為了讓她早日突破本源境,去神月都享清福,當她的神夢郡主。”

    武臺領主的眼底,流露出鄙夷之色。

    慕容川悶哼:“可惜啊,我等沒有一個在神月都為殿王的外公,不然,早就去千族了。”

    “原還以為她從低等位面來,艱苦奮斗,謀略膽識過人,過關斬將,游龍潭虎穴,才有女帝之位,沒想到,人家是有后臺。”

    慕容川嘲諷道:“沒辦法,女帝命好,這樣的外公,給一百零八陸的任何一人,拿下的成就功勛,絕對不會比女帝少。”

    武臺領主甚是贊同慕容川的話,至于其他領主,面上不言,偶爾看向輕歌的視線,多是譏誚和打量。

    “領主大人,振龍侯,你們當真認為,一個毫無作用的廢物,流落在外的后輩,真的能讓七王如此重視嗎?”

    張離人的話,叫武臺領主和慕容川收起了笑。

    張離人繼而道:“如果她真的想靠后臺,何須用五年才到今日之成就?這五年的日日夜夜,見證了她的努力。”

    “一個人,能用五年達到女帝成就,那么,她的未來,是億萬修煉者所不及的。”

    “她自謙為以權壓人的草包郡主,你們若是當真了,就是著了她的道。”

    “永遠,不要小瞧一個從死人堆里走出的王。她付出的汗水、鮮血,絕對不低于在座的任何一個領主。”

    “……”

    張離人說的頭頭是道。正在此時,前側,璀璨奪目的寶座上,傳來女帝清冽的聲音:“本帝認為,于一百零八陸而言,合并,是一件好事。”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