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 第1066章 阮白便是他的命
    ,

    “小白是我們慕家的人,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她找回來。”慕老爺子說道,看著在一旁玩鬧的孩子,他們看似歡樂,但是眼眉之間還是有著擔憂。

    孩子都還這么小,不能沒了母親,而慕少凌不是那種會為了孩子隨意將就其他女人的人,要是沒有阮白,他也很難鐘情于其他女人。

    慕少凌眺望著遠方的昏黃,太陽即將下山,這個夏天也即將過去。

    阮白說過,她最喜歡的季節就是夏天。

    “我一定會把她找回來。”慕少凌說道,這一段時間,他對很多人說過同樣的話,每說一次,話語里都是滿滿的堅定與信心。

    無論怎么艱難,他都不畏懼,因為阮白便是他的命。

    慕老爺子聽著他堅定的話語,拍了拍肩膀,道:“聽說阮老頭的身體又差了點,尋找小白的時候,別忘記對多關懷些。”

    現在阮白下落不明,照顧阮老頭的責任自然落到慕少凌身上。

    “嗯。”他點頭,看了一眼嬉鬧的孩子,又想到阮白,眸光深邃,散落了一些不讓人察覺的悲傷。

    ……

    兩個月的時間悄無聲息地過去,阮白的肚子也漸漸的隆起來,雖然還不明顯,但孕相已經出來了。

    阿薩放下檢查儀器,面無表情說道:“胎心穩定。”

    阮白摸了摸肚子,這兩個月,每天對她來說都是煎熬,阿貝普也不管她有孕在身,每天都在要求她進行各項的訓練,雖然都不是太劇烈的運動,但卻都是阮白覺得陌生的,所以訓練起來接的特別的困難。

    可是她還是堅持下來了,肚子里的孩子也陪著她一起堅持了下來。

    “那些要繼續吃。”阿薩站起來,指著桌子上的營養品。

    島上本來沒有這些營養品,這是他出島去采購的。

    雖然時間過去了兩個月,但還是有多方勢力觀察著恐怖島,每一次出島都是比較艱難,要從島的背面離開,小心翼翼的不被察覺。

    恐怖島的勢力還在重建中,要是被這些勢力察覺到,加上政府軍方的干預,肯定會帶來麻煩。

    “嗯。”阮白輕輕頷首,摸著肚子,這段時間阿樂爾一直照顧她,每天記著要吃什么,她該吃的,一顆也沒落下。

    阿薩轉身離開房間。

    這兩個月以來,他除了幫她做檢查包扎傷口的時候有一些交流,其他時候都沒有交流。

    阮白也不會像其他人那樣討好他,他也不會像阿貝普一樣,以折磨她為樂。

    阿樂爾端著早餐走進來,見阮白已經檢查好,立刻把早餐放到桌子上,說道:“小姐,您先吃點早餐。”

    阮白看著熱氣騰騰的早餐,胃里空空的卻不覺得難受,“阿樂爾,我還不餓。”

    “不餓也要吃點,等會兒您要上射擊課,趁著還有時間吃了消化一下,對胃比較好。”阿樂爾說道,阿貝普給阮白設計了一系列的課程,雖然射擊不是什么劇烈的事,但好歹也是運動,要是她吃晚了,再去訓練,對胃跟身體都不好。

    阮白每天聽著她這么說,只覺一陣絕望,射擊課?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因為握弓箭的原因,手指早就起了一層繭子,她下了床,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吃著早餐。

    “你們吃了嗎?”她問道。

    她要接受訓練,阿木爾跟阿樂爾也要,他們訓練的力度比她還要高上幾倍。

    “我跟弟弟已經吃過了,小姐,您不用擔心。”阿樂爾轉身,把她要吃的營養品給準備好,一切都是按照阿薩的叮囑來準備的。

    她把營養品跟溫水倒好,放到一邊,又說道:“小姐,阿薩先生剛才怎么說?”

    “胎心穩定。”阮白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又多吃了幾口,就吃不下了,她喝著溫水把所有的營養品吞下。

    阿樂爾見她才吃了這么點,皺著眉頭說道:“小姐,您吃太少了。”

    “我已經飽了。”阮白道,在這里兩個月,她始終不習慣這里廚師做的飯菜。

    “您現在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吃這么點可不行。”阿樂爾覺得她太瘦了,擔心肚子里的孩子營養不夠。

    “等中午的時候我再多吃點。”阮白微微笑道,走到床邊,拿起薄外套,忽然愣了愣。

    “小姐,怎么了?”阿樂爾看著她愣在那里,關心道。

    阮白回過頭看著她,問道:“現在已經快入冬了吧?”

    “嗯,是快入冬了,地面上應該很冷了。”阿樂爾說道,現在算起來應該是秋天,只不過恐怖島靠近北邊,所以即使是秋天,溫度也是比較低的。

    不過,這下面還好,常年都有控溫器在調節著溫度。

    “原來已經那么久了。”阮白無奈搖頭,把外套穿上。

    a市的冬天也來的快,基本上秋末天氣就會徹底涼下來,不知道孩子們的厚衣服拿出來了沒,他們可不能冷著。

    “小姐,差不多到訓練時間了。”阿樂爾雖然不知道她為何傷感,但是時間差不多,他們若是遲到的話,會吃一番苦頭。

    阮白穿上外套,與阿樂爾一同離開房間。

    他們訓練的場地與訓練營場地不一樣,只要往東走十分鐘,就到了。

    雇傭兵見她們走進來,又看了一眼時間,差一分鐘,她們就要遲到。

    他冷哼一聲,說道:“今天你們的訓練項目是射箭,這一百根弓箭,是你的。”

    雇傭兵指著阮白說道。

    看著被打磨鋒利的弓箭,她皺了皺眉頭,一百根,這個訓練強度是越來越大。

    雇傭兵不理會她皺起的眉頭,指著旁邊剩下的箭,道:“這里是六百根,是你們兄妹二人的,每一個箭都必須中紅心,不中紅心拔下來重新射,今天的訓練就以射完為結束。”

    阿樂爾倒吸一口涼氣,他們要把這堆箭射完,還一定要命中紅心……

    她擔憂地看著阮白,她的體力行嗎?

    阮白淡定地拾起弓箭,狠厲的目光瞄準了紅心,拉弓,松手,箭直直地插在紅心上。

    這兩個月,她訓練得最多的就是弓箭跟短刀,從開始的拉弓后箭就掉在地上到現在命中紅心,她在一點點的進步。

    “放心吧,小姐她可以的。”阿木爾知道阿樂爾在擔心,低聲安慰道。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