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 第1064章 她要活著出去
    ,

    阮白拋了拋手中的短刀,想要學阿貝普一樣把玩著手中的刀。

    刀被拋開,她想要接住的時候,手指卻被鋒利的刀尖劃了一下,鮮血瞬間涌出。

    “小姐!”阿樂爾跑過來,抽出紙巾按住她的手指,“您太不小心了。”

    阮白抽回手,按著紙巾止血,“只是小傷。”

    “您怎么會有這么危險的物品?”阿樂爾轉頭看著阿木爾,正想呵斥他沒有照顧好阮白的嘶吼,看見他手上也握著一把劍,“阿木爾,你怎么……”

    恐怖島有規定,出了訓練場,任何人都不的佩戴武器。

    “要是被老板看見就糟糕了!”阿樂爾嚇得后背冒出冷汗,快速想著要怎么處理掉他們手上的武器。

    “姐,這是他給我們的,地上的鞭子是你的。”阿木爾站起來,把長劍一拋,一手捂住額頭一手按住她的肩膀。

    “他?”阿樂爾眨了眨眼睛,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是老板給的?”

    好不容易,阿木爾才逃離了訓練營,她可不愿意自己的弟弟繼續進行那殘酷的訓練。

    “嗯,阿樂爾,要在這里好好生存下去,我們也要變得強大。”阮白掀開紙巾,手指的血已經止住,她拿著另外一張紙巾把刀鋒上的血擦掉,她知道阿樂爾心里的想法,于是勸說道。

    阿樂爾愣在那里,她從來也沒有這個想法,但是阮白的一番話,她居然不覺得荒唐,心臟的血液有些沸騰。

    “小姐……”她鼻子酸澀,上前遞過藥酒,“這是阿薩先生給的,對外傷很有效,您快敷上。”

    阮白搖頭,把她的手一推,“阿木爾比較需要。”

    “他也用不了那么多,阿薩先生說,讓您備著,以后說不定能用上。”阿樂爾說道。

    阮白輕笑一聲,握著短刀靠在床頭邊,沉默無言。

    “小姐?”阿樂爾見她沒有包扎的意思,拿起紗布先幫阿木爾處理傷口。

    阮白沉默無語,阿樂爾不懂那么多,但是她心里明白,阿薩的意思,未來的路,肯定會很辛苦很艱難。

    可是要逃出去,就只有這么一條路……

    阮白默默握緊了刀柄,無論再怎么艱難,她都要活著出去,脫離阿貝普的控制。

    慕少凌可以,她也可以。

    ……

    “小白!”慕少凌又夢見了阮白,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作了一個夢。

    他夢到阮白被關在一個小黑屋里,臉龐布滿淚痕,絕望地呢喃著他的名字,他想要沖破障礙,卻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粗重的鐵鏈給困住,耳邊是她絕望的哭聲,他卻是無能為力。

    慕少凌回想起,一手痛苦地擱在額頭上。

    “爸爸,你夢見媽媽了嗎?”湛白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慕少凌側過頭,才發現兒子站在他的床邊,他沒有起床,看著他,“嗯。”

    “我昨晚也夢見媽媽了。”湛白說道,一雙與他相似的眼睛帶著淡淡的憂慮。

    “夢到什么了?”慕少凌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頭。

    這段時間,淘淘跟軟軟不斷盼著阮白回來,只有他最安靜,最安靜的不代表不想念阮白,他知道湛白一樣想念著阮白,只不過他是大哥哥,所以不吵不鬧,同時在軟軟淘淘他們想念阮白的時候,哄他們開心。

    “夢到媽媽讓我好好照顧爸爸,她還說,一定會回來的。”湛白紅了眼睛,小手搭在慕少凌的額頭上,感覺溫度沒那么燙了。

    聽著兒子的話,慕少凌又摸了摸他的頭,“怎么今天沒去上學”

    “爸爸,我已經放學了。”湛白嚴肅道,見慕少凌愕然的表情,他又道:“你睡了整整一天,司曜叔叔說你發燒了,若不是保姆發現得早,你的腦子要被燒壞。”

    慕少凌摸了摸額頭,溫度是降了下來,但是頭依舊是沉重的。

    他還以為自己是睡眠少了才這樣,原來是生病了,怪不得這么難受。

    “爸爸,司曜叔叔說了,你要是繼續這樣熬下去,身體會受不住的,到時候我才不要替你照顧弟弟妹妹,所以你在尋找媽媽的時候,一定要好好吃飯,好好休息。”湛白嚴肅著一張小臉,叮囑道。

    今天保姆進來書房打掃的時候才發現他還沒起床,往日這個時候他早就起床了,于是保姆壯著膽子去呼喚他,沒想到怎么叫也沒反應,把保姆嚇了一跳,驚動了整個慕家。

    慕老爺子上前呼喚的時候,才發現他發燒了,一陣慌亂下,把司曜喊了過來,替他打針治療。

    慕少凌的身體好,很少會生病,這次發燒卻燒到四十二度,司曜折騰了一番幫他把體溫降了下來后,又再三叮囑他們,一定要保證慕少凌休息,這樣繼續下去他的身體要熬壞。

    湛白站在一旁聽著他的叮囑,默默把話記下,又一字不差的轉告給慕少凌。

    聽著兒子的話,他又摸了摸他的腦袋。

    湛白抬手把他的大掌握住,認真道:“爸爸,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媽媽現在下落不明,要是你有什么事,弟弟還有妹妹一定會很無助的。”

    “好,我答應你。”慕少凌看著他的嚴肅,孩子很少會露出嚴肅的表情,但是湛白從小就是跟著他長大的,基本上不太愛笑,比起同齡孩子也嚴肅很多。

    在與阮白相認后,湛白才多了些笑容,也沒有那么嚴肅,這一切都是阮白的功勞。

    現在這種時候,他不應該讓孩子反過來擔心自己的。

    “爸爸,你餓嗎?保姆阿姨給你準備了瘦肉粥,司曜叔叔還給你準備了一些藥,但是一定要吃過飯后才能吃。”湛白想起他昏睡了差不多一整天,所以一整天下來也沒有進食。

    “好,我下樓吃。”慕少凌坐起來,感覺渾身虛軟,只不過他的身體好,這點虛弱對他的影響不大。

    湛白擔憂地看著他,雖然司曜說他的爸爸已經沒什么大礙,但他還是擔心。

    慕少凌朝著兒子一笑,站起來牽著他的手,“你餓嗎?”

    “我不餓。”湛白搖了搖頭。

    “陪我一起吃點?”慕少凌又說道,看著孩子懂事的模樣,不忍心讓他繼續擔心。

    雖然是個孩子,但是說的話卻是有道理,阮白還沒回來,他不能讓自己的身體先倒下了。

    “好的,爸爸。”湛白緊緊握著他的手,父子兩人一同走出書房。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