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下第九 > 第一零四零章 盡滅
    ,

    “家主,我麓家的強者……”一名麓家合道修士眼圈通紅,說話的時候手都在顫抖。

    麓鳩安沉重的點點頭,“是的,我麓家從今天開始,除了我和早已離開五行宇宙的麓家老祖之外,再也沒有第三步修士。”

    “為什么?”又有一名合道修士問了出來,雙手幾乎要將空間都捏出水來。

    麓鳩安的語氣一字一頓,“此人叫狄九,應該是狄家的至強者。因為狄家有人殺了我麓家四名外出試煉的弟子,其中包括了我麓氏老祖一脈僅存的麓胥。殺了我麓家弟子,我麓家自然要出去尋找是誰殺的,結果引來了此人……”

    “好霸道,殺了我麓家的弟子,來我麓星還敢如此狠毒,莫非以為我麓家沒有人了嗎?”又有一名合道修士厲聲說道。

    他麓家在第二次造化大戰之后,不知道多少子弟出去試煉。而這些年來,冒犯麓家子弟的事件也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了。但是每次出現,都是以冒犯麓家子弟的修士家族盡皆被滅而結束。今天,竟然倒過來了。

    麓鳩安一擺手,等眾人都安靜下來后,這才緩緩說道,“這個仇我麓家必定要報,不但要報,而且要將狄家殺的寸草不留,不要說雞犬了。這次為了保全麓家,我發了血誓。這個血誓我麓家可以解開,到時候借助道君像就行。我解開這個血誓后,麓家子弟立即分散離開。從今天開始,麓星居住的麓氏弟子,絕對不要超過三成。每一個離開的麓家弟子,都必須修煉血脈分割神通……”

    血脈分割神通,那就是有人想要通過血脈搜尋手段來殺麓家子弟,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大殿中安靜的嚇人,仇恨猶如火焰一般,在所有人的身上環繞,在大殿中凝聚。

    麓家天生就是高貴存在,是道君傳承,只有麓家去滅別人的家族,什么時候輪到別人來滅麓家了?

    麓鳩安的語氣放緩了一些,“每個麓家子弟,都必須要為我麓家報仇,殺不掉那個狄九,也要將狄家斬盡殺絕……”

    “將狄家斬盡殺絕……”怒吼聲從麓星殿爆發出來。

    麓鳩安吁了口氣,不殺掉狄家所有的人,他麓家在這個宇宙算是白修煉了。無論是誰,也別想殺他麓家的人……

    “嘭!”一聲炸裂的聲音傳來,跟著一團血霧爆開。

    麓鳩安嚇的忽地跨到了虛空,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名麓家的弟子直接爆裂了。

    還沒等麓鳩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又是嘭嘭幾聲炸裂。數名麓家弟子接連爆開,化為了一團血霧。可這不是結束,而是剛剛開始,就好像放了一掛鞭炮一般,大殿中的麓家弟子開始接連血爆。

    眾多弟子終于忍不住恐懼,他們沖出了麓星殿,可是就算是他們沖出了麓星殿,他們的身體依然是血爆開來。

    麓鳩安的臉色白的比紙張還白,他渾身顫抖,嘴唇哆嗦,他終于明白了自己的愚蠢,愚蠢的比豬還要愚蠢。

    狄九那種絕世強者,能看不出來他血誓的問題?他的血誓的確是有九成九的人看不出來問題,可是這九成九顯然不包括狄九。

    “完了,麓家完了……”麓鳩安喃喃自語,他的神念已經看見麓星到處都有麓家弟子不斷的自爆。

    好歹毒的手段,將這種歹毒的手段下到他發的血誓之中,他麓鳩安愚蠢的看都沒有看出來。

    一種血脈要崩潰的氣息傳來,麓鳩安根本就無法壓制。他仰天長嘆,“我麓家完了,我麓鳩安是麓家的罪人……”

    嘭!麓鳩安身體炸裂開來,同樣化為了一團血霧。

    ……

    狄九已經停了下來,他將狄秦放下問道,“你父親去了哪里?”

    狄秦搖了搖頭,“我不知道,當年我一出生,我父親就走了。他說他身負血海深仇,必須要尋找修煉機緣,然后回去報仇。”

    狄九沉默下來,心里很是為狄秦的母親感覺到悲哀。很顯然,狄至衫娶他母親,僅僅是為了傳承下狄家的血脈而已。而且狄秦的名字,很有可能是狄至衫紀念曾經的戀人秦湘傾取的,這個狄至衫實在是太過分了點。

    “狄前……狄大哥,你的修為是什么境界啊,那麓家竟然在你手中猶如雞狗一般。”狄秦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剛剛跨入第三步,你的修為實在是太弱,而且你修煉的功法也太差了點。如果不是遇見我的話,你這一輩子恐怕是沒有機會跨入第三步的。”狄九看著狄秦說道。

    事實上狄九是往好的地方說了,如果不是遇見狄九,狄秦這一輩子能不能塑道成功,都是兩回事。

    狄秦眼神一黯,“我知道,我父親走了后,我娘帶我流浪。我娘來自一個散修家族,根本就沒有任何底氣。我能修煉到仙尊,還是因為我爹的血脈很強,否則的話,我恐怕仙王都修煉不到。”

    “你娘呢?”狄九問道。

    狄秦搖了搖頭,眼圈微微發紅,“有一次探尋秘境,為我尋找修煉資源的時候,我娘就再也沒有出來。”

    狄九沉默下來,良久說道,“狄秦,我準備將我的功法復制給你,你以后改修我的功法。還有,我希望你能去你娘所在的秘境去尋找一下,也許你娘還活著。人生在世可以放棄很多東西,但是如果放棄了孝道,就等于放棄了你的人生所在。你再修道,也是毫無意義,大道也是有限。你要記著,你是如何能存在于人世間。”

    “多謝九哥教誨,狄秦時刻不忘。”狄秦躬身施禮。

    沒有母親,他狄秦不知道死去多少次了。不,沒有母親,他狄秦根本就不會來到這個世間。

    狄九點點頭,抬手拍在了狄秦的眉心,將自己的修煉功法刻在了狄秦的識海之中,同時將那一道狄氏的開天血脈送給了狄秦。

    他狄九本來就是開辟混沌的造界強者,根本就不需要狄氏的開天血脈,他的血脈已經比狄氏的開天血脈強。所以這一道血脈,給了狄秦是最好的。

    “九哥,你給我的……”狄秦不但在這一刻感受到了規則大道的修煉手段,還感受到了那一道開天血脈。

    “我給你的除了功法之外,還在你的識海中置了一個真靈世界。這個真靈世界中有你修煉的東西和需要的東西,除此之外,我還給了你一道開天血脈,這應該是五行宇宙開辟后,狄家老祖留下來的。其中九成應該在你爹身上,還有一成被我得到了,今天給你。”狄九說道。

    “真的是開天血脈……”狄秦的聲音都在顫抖。

    開天血脈他知道,他母親說就因為他爹擁有開天血脈,才能修煉到如此地步。可是他爹走的時候,并沒有將開天血脈留給他一絲。沒想到狄九這個素昧平生的狄氏族人,將那一成開天血脈給了他。

    狄九拍了拍狄秦的肩膀,“去吧,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走到什么程度,都是你自己的努力,我能幫你的就這么多了。”

    狄秦躬身一禮,“九哥,我會牢記你的囑咐,一定不會弱于他人。”

    狄九點點頭,想了想,又拿出一個戒指遞給狄秦,“這個戒指有防御作用,你拿著吧,不過防御是有限的。”

    本來這個戒指狄九是不打算給的,考慮到在這一界,狄秦的修為實在是太弱了。連一個螻蟻,都可以拍殺狄秦。

    “是。”狄秦此刻心里對狄九極為尊敬,除了他母親之外,沒有一個人會對他如此幫助。

    (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