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盡刀鋒 > 第683章 薄霧
    葉桐朗聲笑道:“許多年前,我也都是從這里走出去的。八??一中文 w?w1w.81zw.沒想到,今日能夠故地重游。各位,我想大家也都通過靜兒知道了這里的規矩,不過,我還是要重復一下。平步門是一個考驗通往飄渺大6的人的資格的地方。一共分為六層,各自對通過人的真氣存儲,**強橫程度,以及靈魂的靈敏都有所考驗。至于究竟是怎樣的考題,為了避免千篇一律,讓后來的人有可乘之機,所以,每一層的考驗都是隨機的,而且,側重點有所不同。所以,大家還是做好充分的準備。你們聽好了,只要是我們走進平步門,那么,考驗就正式開始了。誰還有什么問題沒有?要是有的話,趕快問,只要咱們走進去,就只能等到你們闖過最后的關卡,這平步門才能夠開啟。要是一個也過不去,那么這平步門可就要關閉無盡的歲月了。”

    云峰這些人明顯是成竹在胸,要了解的實情,全都事先不知道被灌輸了多少遍,誰還會有問題?

    火焰天尊滿意點點頭笑道:“那好,諸位,我們是不是該進去了?”

    眾人相互看看,目光中傳遞著鼓勵的神色,終于,眾人全部走了進去。

    就在眾人走進平步門的一瞬間,身后的平步門關卡的大門咣當一下關閉了。而隨著大門的關閉,平步門第一層的空間里漸漸彌散開一股淡淡的薄霧。

    眾人可都是云澈大6的佼佼者,自然是修為見識都不淺,這股淡淡的薄霧一出來,眾人馬上意識到有點不對勁。因為隨著這股薄霧的出現,眾人感覺,原本靈敏的各自感官,全部有了退化一般的感覺,不但是視線受到靜兒響,聽覺,觸覺等感覺也一下子遲鈍了許多。

    按照靜兒的介紹,這平步門檢驗的東西可是不少,十分籠統,就是那么幾項,但是,具體的怎樣考驗,靜兒也是不清楚。所以,只能是有針對性的進行預測,但第一層就出現這樣出乎意料的情況,還是讓眾人有點驚慌的感覺。

    要是出來一個實力十分強勁的對手,或許是可以拼死一戰,但是,這種淡淡的薄霧,你怎么跟它對抗?

    云峰一閃身,來到了靜兒的身邊,低聲說道:“是我,咱們先退到墻邊,看看是怎么回事。”

    靜兒一遲疑,但還是順從的跟著云峰退到了墻邊,那團淡淡的薄霧總是在人多的地方停留,好像就是刻意侵蝕人的感官一樣。云峰默運體真氣,想要看看,這團薄霧有什么蹊蹺。

    但是就跟云峰所擔心的一樣,云峰神識仔細探查之下,卻是沒有現這團薄霧有什么特殊之處,更別說有什么弱點了。看來,這平步門的考驗還真的是邪門,根本就無從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愧是進入飄渺大6的資格的考驗啊。

    逝水魔尊一閃眼,現云峰領著靜兒躲到了墻邊,于是也高聲喊道,“金剛,趕快往墻角退。”

    這一嗓子,不但是金剛魔尊,剩余的幾個人也是猛醒,紛紛靠著墻邊面對面前的薄霧。不過,眾人靠在了墻邊,這團薄霧卻是分開,紛紛向眾人一個個籠罩過去。

    靜兒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由得十分焦急,向云峰問道:“怎么辦?”

    云峰皺了一下眉頭說道:“靜觀其變吧。反正大家都是受到了這樣的待遇,咱們要是亂動的話,恐怕還會適得其反。好在,這團薄霧只是侵蝕人的感官,沒有別的動作,我們試一下,就當自己是在平常時候的修煉,默運自己的功法,看看有什么樣的結果。”

    靜兒點點頭,緩緩坐下,盤膝瞑目,默默凝運自己的功法。云峰靠著靜兒坐下,也是默運自己的功法。剎那間,云峰的身體被一層淡淡的金色籠罩其中。

    逝水魔尊一直也在想著辦法,但是,對于這團薄霧,逝水魔尊找不出任何的頭緒。正在罵娘的時候,看見了云峰和靜兒的舉動,逝水魔尊趕緊向其他人示意,跟云峰和靜兒一樣,都是進入到了修煉的狀態。

    即便是火焰天尊等強者見狀,也是紛紛效仿,這樣一來,這些人全部進入到了修煉的狀態。這樣,眾人就全部被這團薄霧籠罩進來。

    眾人感覺,籠罩自己的薄霧,好像是在吸收自己的感覺一樣,于是,紛紛運功抵抗,但是,眾人感覺自己的抵抗就像是螳臂當車一樣,不但沒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是加了薄霧的侵蝕。

    就在這時,金剛魔尊猛然間一聲暴喝,金剛魔尊雙目盡赤,身體一下子變成了暴怒的狀態,頓時,一個像小山一樣的猿體妖猴出現,金剛魔尊憤怒的揮舞著自己的手臂,試圖驅散這團薄霧。不過,不管金剛魔尊怎樣暴怒,金剛魔尊聲勢浩大的攻擊,甚至是連驅散一點薄霧也不能夠。

    金剛魔尊的聲響,把眾人都從修煉狀態驚醒過來。逝水魔尊看到這樣的情景,差點破口大罵,這才是第一層,金剛魔尊就把自己最強的東西展現出來了,那么,后面該怎么辦呢?而且,逝水魔尊知道,金剛魔尊的這種變體,可是消耗不少自己的實力的。

    不過,逝水魔尊干著急沒有辦法,這金剛魔尊變體之后,別說是朋友,就是親爹媽也是不認,只要是敢于面對金剛魔尊的變身,金剛魔尊是照打不誤。

    因為金剛魔尊的暴虐,眾人也是遭受池魚之殃。在修煉的狀態下,眾人還能夠抵御一下薄霧,但現在,基本上就是完全不設防了,任憑薄霧侵蝕自己的感覺。

    就在這時,云峰陡然間感到一股凌厲的殺意在旁邊涌起,云峰一看,靜兒的眼睛里也是有著暴虐的神色。云峰趕緊按住靜兒的雙手,“靜兒,別這樣,暴虐是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的。放松點,這團薄霧所制造的,就是恐慌。別忘了,直到現在,我們的功力是一點也沒有消失。要是在這團薄霧的靜兒響之下而貿然動手的話,那么,就會大大消耗我們的真氣。這才是第一關,要是控制不住的話,下面的關卡就別想度過了。”

    聽了云峰這樣的話,靜兒的殺機慢慢減弱,最后,恢復平靜。云峰和靜兒的對話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眾人覺得云峰的話很有道理,便各自再次凝神靜氣,反正只要是功力還在,就有本錢闖關。眾人明白了一個道理,跟這團薄霧較勁,是非常不明智的。因為所有的人的感受都是一樣的。受到影響的的靜兒也是一樣的。既然這樣,何必去傻乎乎對抗呢?要知道,眾人狂暴之下的對手是彼此,而不是這團薄霧。用自身的功力去對付不是對手的東西,是不智的行為。

    想清楚了這其中的關節,眾人對于這團薄霧的侵蝕,也就沒有那么害怕了。眾人現在都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著金剛魔尊。金剛魔尊的不冷靜,讓金剛魔尊可是消耗了不少的功力,而且變體對于金剛魔尊的身體狀態,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逝水魔尊可是離著金剛魔尊很近,又不敢制止金剛魔尊,又怕金剛魔尊傷及到自己,想了一下,逝水魔尊拉著身邊的人遠離了金剛魔尊,也學著眾人的樣子,默默運功,也不管別的事情了。

    但是,金剛魔尊鬧出的動靜是越來越大,眾人也不管金剛魔尊怎么折騰,反正,只要是金剛魔尊不靠近自己就行。

    終于,金剛魔尊的變體到了一個極限的瓶頸,金剛魔尊所出的動靜越來越小,終于,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與此同時,眾人覺得各種感覺慢慢恢復,直到正常。

    等眾人睜開眼睛的時候,現薄霧在不斷收縮,凝結在第一層的正中間,慢慢的,竟然化成了一座蓮臺一樣的東西。

    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平步門第一層測驗開始,所有人上蓮臺,把自己的功力提升到極限,只要是合乎標準,自然會通到下一關。”

    眾人恍然,差點沒爆出粗口來。這真******是坑爹的測試啊。你要測試就測試,干嘛還要搞出前面那一出?要是眾人都跟金剛魔尊一樣,拼命抵抗,還有什么真氣來進行測試?

    逝水魔尊這個時候最關心的是金剛魔尊的狀況,上來看看金剛魔尊,小聲問道:“金剛魔尊,怎么樣?要是傷情很重的話,就趕緊恢復一下,咱們最后上去。這樣,你就有時間恢復了。”

    金剛魔尊點點頭,也不廢話,趕緊盤膝坐在地上,默默運功,調息療傷。

    云峰則是饒有興趣看著蓮臺,云峰動用了神使觀察了一下蓮臺,突然,云峰覺得神識出了一個信號。云峰心中一動,這是讓自己最先上蓮臺么?

    有這個可能。因為眾人還都在觀望,倒不是大家怕死,而是實在搞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回事,誰也不想第一個上去,都想別人上去,看看是怎么個情況,然后心中有底了,再上去。

    不過,云峰感覺,這平步門的測試不能夠以常理推之,從剛才的情形來看,就是一個例子。金剛魔尊就是受了算計,白白消耗掉一些功力,而且因為變體而受到了一些傷害。

    想到這里,云峰對靜兒說道:“我第一個上去,要是我順利通過的話,你別猶豫,也趕緊上去。”

    靜兒正想要問為什么的時候,云峰卻已經大步流星走上了蓮臺。頓時,七彩的蓮臺光芒籠罩住了云峰。而云峰在蓮臺之內,把自己的功力一下子提升到極限,七彩光芒中,云峰提升功力后的金色不斷左突右沖,眾人看到云峰的面部都是扭曲了,不禁暗暗擔心,自己上去會是一個什么樣子。

    靜兒焦急無比,按照道理說,云峰不是一個莽撞的人,怎么會這么著急,一下子就上去了?但是,現在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是靜觀其變了。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