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二集 第十五章 碧云樓
    小院內都安靜了下來,孟大江、柳夜白都愣愣盯著孟川,說不出話來。

    十六歲悟出勢?

    傳說中的天才就在眼前?

    五名巡邏的護衛也沖到了這座小院,他們也聽到院墻倒塌的聲音,只是他們速度顯然比孟大江他們要慢多了。

    “老爺。”五名護衛都恭敬道,其中護衛隊長看著那倒塌的院墻,忍不住道,“這院墻……”

    “是我和川兒切磋,不小心損壞的。”孟大江回過神來,立即吩咐道,“你們明天一早安排人修一下院墻,現在趕緊出去吧。”

    “是。”

    五名護衛恭敬行禮離去,同時也都有些納悶:“比試切磋,還把院墻給弄壞了?老爺和少爺還真是能折騰啊。”

    小院內又恢復安靜,孟大江、柳夜白繼續盯著孟川。

    “爹,柳叔。”孟川忍不住開口,“你們……”

    “大江,你這兒子可不一般吶。”柳夜白低聲道,“十六歲就悟出勢,我的老天,這進入元初山是板上釘釘了。我要是有這樣厲害的兒子,我做夢都得笑醒!”

    孟大江這時候卻想到了很多,妻子對自己的囑托,自己親手教導孟川練刀的日子,從小每日教著,小孟川也認真練著……根基很扎實,一步一個腳印,成為五大神魔家族當中最優秀的那一小撮。而十五歲時,終于綻放光芒。

    十六歲悟出勢,更是冠絕東寧府。

    孟大江不由眼睛微微泛紅,他很清楚兒子何等勤奮,他露出笑容,眼睛濕潤了:“很好,很好。”

    “就知道說很好?”柳夜白在一旁說道。

    “爹。”孟川也看著父親,他如此勤奮修煉,除了心中成神魔斬妖族的誓言外,同樣想要讓父親感到驕傲。

    身為兒子,讓父親驕傲,這本就是內心中的渴望。

    孟大江笑笑,立即從懷里取出了一求救煙花筒,拉動煙花筒,頓時有一道煙花沖天而起,在黑夜中很顯眼。

    ……

    孟家祖宅。

    “嗯?”孟仙姑拄著拐杖走出屋子,抬頭遙遙看遠處天空的那煙花。那一支求救煙花筒是她親手給孟大江的,是有著她的真元烙印,在百里范圍內一旦被激發她都感知到。

    “大江怎么會突然求救?”孟仙姑雖然疑惑,還是一邁步便消失在院落中。

    ……

    十余個呼吸功夫。

    孟仙姑就來到了鏡湖孟府,來到了那座小院,看到了倒塌部分的院墻,看到了孟大江父子倆以及柳夜白。

    “發生什么事了?”孟仙姑看著倒塌的院墻,略有些疑惑,“大江,看你什么傷勢都沒有,怎么突然求救?”

    她給的求救煙花筒,也僅僅給了五人,其中就包括孟川、孟大江。

    “姑姑。”孟大江臉上有著抑制不住的喜色,低聲說道,“川兒他,悟出刀勢了。”

    孟仙姑愣了下,跟著眼睛亮了起來,看著孟川:“悟出刀勢了?”

    “是的,姑祖母。”孟川恭敬道。

    “能施展給姑祖母看看嗎?”孟仙姑說道。

    孟川點頭,直接手掌揮劈而出,刀勢融入下,真氣順著手掌劈出,形成了一道模糊的刀光,切割在地面上,切開一條丈許長的溝壑。

    “真氣離體。”孟仙姑看的身體微微顫抖,眼中滿是激動色,喃喃道,“好好好,太好了,太好了。”

    真氣本是無形之物,沒有憑借幾乎不可能離體。

    可一旦有‘勢’統領。就像是柔軟的水流形成了鋒利的‘水刀’,產生了徹底的質變。

    連肉身有了‘刀勢’的統領,都能挖掘出更強潛力。

    “列祖列宗保佑,列祖列宗保佑。”

    孟仙姑放下拐杖,雙手合十閉上眼,輕聲念叨著。

    孟川、孟大江、柳夜白都安靜下來,沒有打擾此刻的孟仙姑。

    “孟川。”孟仙姑睜開眼在一旁石凳上坐下,笑著道,“來,坐下來。”

    孟川乖乖在一旁石凳上坐下。

    孟仙姑看著孟川,眼神中都有著寵愛,笑道:“我沒看錯你,十六歲就悟出勢。就是在大周王朝的王都都算是天才人物了。只要你接下來幾年不懈怠,進入元初山是必定的事。”

    “我定不會懈怠。”孟川立即道。

    “不過你也別太驕傲,須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孟仙姑笑道,“比如安海王家的五公子,那可是名震天下的,十歲就達到合一境,十三歲就悟出勢,十五歲時就成了神魔。連妖族都忌憚其天賦,懸賞欲要刺殺。元初山也同樣重視,在五公子十三歲悟出勢時,就立即將其帶進元初山。”

    “我翻看過很多神魔傳記。”孟川點頭,“可那些歷史留名的無敵神魔相比,我的天賦只能算是尋常,我不會驕傲的。”

    “哈哈,有雄心,竟然和這些歷史留名的強大神魔們相比。”孟仙姑笑道,“有雄心是好事,不過你悟出勢的事,還是暫且保密的好。等到明年年中再公開。十七歲悟出勢,相對而言震撼性就小很多了。”

    “明白。”孟川點頭。

    十六歲悟出勢,在王都都算是天才人物。

    十七歲悟出勢……相對就弱了一大截,在一州之地還能算得上天才,和張家老祖相當。

    若是十八九歲才悟出?能不能進元初山,都是兩說了。

    二十歲才悟出?就是梅元知的水準,勉強有資格去參加入門考核,但希望真的很低很低。

    “從今天起,我就住在你們府上了。”孟仙姑笑道,“我經常來陪孟川練練。”

    “姑姑,你的身體……”孟大江有些擔心。

    “放心,和你們動手,不可能影響到我的傷勢。”孟仙姑笑著。

    “謝姑祖母。”孟川恭敬道。

    孟仙姑看了一眼旁邊的柳夜白:“柳夜白,孟川悟出刀勢的事,你也務必保密。”

    “我敢用性命為夜白他擔保。”孟大江說道。

    “仙姑放心,我是看著孟川長大,就像是自己孩子,自然會保密。”柳夜白說道。

    孟仙姑這才點頭。

    ……

    時間一天天過去。

    孟川繼續刻苦修行著,真正的強者就是永不停歇的攀登,幾十年如一日。

    孟川悟出勢的第七天。

    “嗯嗯,吃的好開心。”柳七月美滋滋的,和孟川行走在夜晚的路上。

    “吃的都是我的,你能不開心么?”孟川撇嘴。

    “你這位孟家大公子,吃你兩頓怎么了?”柳七月哼聲道。

    孟川說道:“我家云江酒樓是東寧府第一酒樓,你不在那吃,非要去其他的一家家酒樓。那些酒樓我都是要花大把銀子的。”

    “云江酒樓再好吃,總不能一直吃這一家吧?”柳七月說道,“好啦好啦,明天我請你,這總行吧?”

    “這還成。”孟川滿意道,忽然他眉毛一掀,遙遙看向一個方向。

    “怎么了?”柳七月疑惑。

    “七月,你先回去,我看到一個朋友。”孟川說道,“等會兒再回去。”

    “哦,行吧,你也早點回。”柳七月點頭便離開。

    孟川則是看向遠處。

    他能夠感應到一里范圍內的所有生命氣息,而此刻,他就感覺到在距離他約莫大半里外,那里有兩股兇戾血腥的氣息。那是沾了太多人命的氣息!孟川曾經感應過專門砍頭的劊子手,劊子手身上的血腥氣都沒有這兩股氣息濃。

    這種血腥氣,仿佛有著無數生命在其中哀嚎,在感應中非常獨特,更讓孟川本能的產生厭惡。

    “到底殺了多少人?才有這么血腥的氣息?”孟川暗道,“不過這兩股氣息不算太強。”

    孟川直接邁步走去。

    很快,就來到了一座青樓外。

    “碧云樓?”孟川看著眼前這座青樓,碧云樓里燈光輝煌,里面人頗多,更有悅耳的女子笑聲傳出來,不少富商豪客被迎接入內。

    “這還是我第一次進入青樓呢。”孟川直接邁步入內。

    “這位公子請。”門口的龜奴諂媚道,忽然旁邊的老鴇瞪大眼睛:“孟公子?”

    “孟公子?”

    立即一些招攬貴客的青樓女子們轉過頭來,看到那走進來的少年公子。

    “是孟川公子?”這青樓里面一下子就沸騰了,那些青樓女子們一個個都發起了花癡般,熱情無比貼過來。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