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滄元圖 > 第二集 第六章 查個底朝天
    閑石苑外。

    一場恐怖大戰在爆發,一方是妖氣外放的天妖門強者,另一方是服用了神血丹的無漏境老仆。

    “他們都發出了求救,要不了多久,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陽宮的強者就要到了。”駝背男子完全占據上風,完全壓著無漏境老仆打,甚至還在分心思索著,他有些厭惡看著眼前癲狂拼命的老仆,“神血丹的確不凡,我出手大半威力都被這些水流阻礙,他體內有神血丹源源不斷支撐著,只要神血丹沒耗盡,我根本擺脫不了他。”

    “十個呼吸內,擺脫無望。”

    “罷了罷了,走吧。若是拖延時間超過十個呼吸,我就危險了。”駝背男子心有決斷,轉頭就走。

    十個呼吸時間,是他認為很安全的時間。

    拖的越久……

    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陽宮強者們趕到的可能性越大。雖說東寧府城很大,閑石苑也很偏僻,或許那些強者們在三十個呼吸之后才能趕到。但是他不敢賭!在他看來,能順手殺死孟川他們自然是好事。若是沒辦法,自身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天妖門強者們,潛伏在人族世界每一處,小心謹慎低調潛藏……這是本能!

    呼。

    駝背男子迅速轉頭離去,身影都產生幻影,一眨眼就越過閑石苑消失在黑夜里。

    “嗯?”老仆看對方朝反方向離去,沒有追自家少爺他們,他也就沒再糾纏,能活命……他也是想活命的。

    “少爺。”

    老仆立即朝晏燼、孟川他們幾人處趕去。

    “他走了?”晏燼、孟川、柳七月又后怕又松了口氣。

    “有我阻攔,他沒把握追上少爺你們。”老仆強行收斂著力量,同時連道,“而且他雖然厲害,但也怕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陽宮的人趕到。”

    “七月,放我下來。”孟川沙啞道。

    “阿川,你好些了嗎?”柳七月放下孟川,連詢問道。

    “筋骨傷勢都是小事,只是這妖氣驅逐有些麻煩,我現在勉強壓制。估計得花費些時日才能完全驅逐。”孟川身上都隱隱纏繞著妖氣。

    晏燼身上滿是血跡,臉色也蒼白,可依舊說道:“孟公子,柳姑娘,這件事都是因為我導致的,如果按照孟公子說的,吩咐人去辦,黑狼幫應該會乖乖將紅雨交出來。不會生出波折!甚至也是我要搜查閑石苑,令那位天妖門強者現身的。這次都是因為我。”

    “我也是想要救一些可憐女子,晏燼兄不必多想。”孟川說道。

    一旁老仆也連道:“這次也多謝孟公子了,剛才天妖門強者追殺少爺實在太快,我也救援不及。還是孟公子一刀救下少爺。”

    “謝了。”晏燼也道,他記得絕望時孟川的一刀救了他。

    “一起聯手對敵,說什么謝。”孟川笑道,笑著都忍不住咳嗽兩聲,牽動傷勢,不由表情都扭曲了下。

    嗖嗖!!

    兩道身影瞬間落下,速度快的恐怖。讓老仆都緊張以待。

    孟川、柳七月、晏燼轉頭看去。

    “爹。”孟川、柳七月都連喊道。

    “七月。”柳夜白連去看自己女兒。

    “川兒。”孟大江看到兒子身上依舊纏著的妖氣和有著血跡的衣服,都不由一慌,連忙上前一手抓住兒子手臂,立即有一道真氣傳遞進兒子體內。

    “爹,我沒事,啥事都沒有。是阿川和這位晏燼公子他們和天妖門強者交手了。”柳七月說道。

    柳夜白才完全放松,自家女兒的確啥傷都沒有。

    “孟川他怎么樣?”柳夜白詢問道。

    “那位天妖門強者傷了川兒后,沒能再補上一招,所以情況還好,花費三天時間應該能完全驅逐川兒體內妖氣。至于筋骨的傷勢,十天之內也能好了。”孟大江也完全放松了,之前看到兒子身上纏繞的妖氣他是有些害怕的。

    妖氣外放的強者,怕是兩三招就能殺死兒子了。

    現在看來,結果算好了。

    “天妖門的人呢?”孟大江詢問道。

    “他被我攔住,知道短時間內殺不了少爺他們。所以立即走了。”老仆說道,“若是他再廝殺一會兒,兩位就到了,就能留下他了。”

    老仆雖然在努力收斂力量,可依舊一陣陣氣息在澎湃著。

    “神血丹?”柳夜白、孟大江都有所判斷,他們不由看了一眼那位晏燼。

    “一個仆從竟然能拿出神血丹,這個晏燼什么來歷?”孟大江他們倆都有些驚訝,隨即不再多想。對方既然從來沒公開過,也沒必要探尋。其實玉陽宮主愿意當靠山庇護他們,就從側面證明了這位叫‘晏燼’的少年來歷不一般。

    “你們怎么會遇到天妖門的人?”柳夜白詢問。

    “我們是想要救被黑狼幫擄走的一名女子,來到這閑石苑,認定有更多可憐女子,想要搜查。誰想那天妖門強者就出來了。”柳七月說道。

    柳夜白冷聲道:“黑狼幫的這一據點,竟然是天妖門的巢穴?看來得好好查查黑狼幫了。”

    “放心。”孟大江眼中也有著寒意,“整個黑狼幫所有據點,都會被查個底朝天。誰都別想逃!”

    ……

    黑狼幫總部,戒備森嚴。

    幫主劉昶正在喝酒,聽著小曲。

    “師父。”一道身影沖進了這屋內。

    “嗯?”劉昶眉頭一皺,看向沖進來的青年人,“阿全,怎么這么毛毛糙糙的。”

    青年人先看了眼旁邊的歌姬。

    “你先退下。”劉昶吩咐道,歌姬乖乖退去,屋內只剩下他們師徒二人。

    青年人這才恭敬道:“師父,閑石苑那邊出大事了。我不是稟報過師父……懷疑仇護法有問題么,閑石苑偶爾少些女子,但并沒有出現在我們黑狼幫掌控的那些青樓、窯子里。而且少的那些女子,都是處子之身,都是能賣大價錢的。”

    “嗯,我吩咐過你,讓你當沒看見。怎么,出什么事了?”劉昶問道。

    “今天孟川公子和玉陽宮的一位公子帶著人過來,要大搜閑石苑!閑石苑中竟然出來一位可怕的強者。”青年人說道,“全身都有綠色霧氣,手指甲都一下子變得很長,眼睛都變得碧綠,恐怖的很,直接出手要去殺孟川公子他們。”

    “綠色霧氣?手指甲變長,眼睛碧綠?”劉昶臉色一變,“然后呢?”

    “戰斗太可怕,當時有波及,就有不少幫里兄弟和閑石苑女子們死傷,我們都四散而逃。”青年人連說道,“我以最快速度來稟報師父,若是孟川公子他們死了,我們麻煩可就大了。”

    “孟川公子他們還活著嗎?”劉昶追問。

    “不知道,我發現不妙就立即逃了,根本不敢停留。”青年人連道。

    “哦。”

    劉昶問道,“你懷疑仇護法的事,沒和別人說過吧?”

    “沒有,師父你吩咐的事,我當然會做好。師父,現在我們怎么辦?”青年人詢問。

    “你畢竟是常駐閑石苑,如果五大神魔家族和玉陽宮要查這件事,說不定會查到你。”劉昶說道,“現在戌時三刻,城門是戌時五刻關。你現在立即出城還來得及!去東山的‘飛馬盜’那邊避一避。如果沒查到你,過些時日我再傳消息給你,讓你回來。記住……去飛馬盜那邊,務必保密。”

    “我懂。”青年人點頭。

    “趕緊走,越快越好。”劉昶說道,“城門一關,怕是要不了多久,玉陽宮和五大神魔家族就開始查了。明天你根本走不掉。

    “是。”

    青年人也覺得暫時離開東寧府城更安全,當即離開幫派,朝城門趕去。

    離開幫派才跑出一里地。

    “咻。”一道暗器一閃而逝,刺入青年人身體中。

    青年人眼睛瞪得滾圓,迅速軟倒在地。

    這時候蒙面的劉昶才出現在身旁。

    “阿全,師父不敢和天妖門扯上瓜葛。如果讓神魔家族知曉我發現了閑石苑不對勁,卻視而不見。你師父我就慘了。死的人,才會永遠閉嘴。別怪師父。”劉昶抓著青年人尸體迅速離去。

    ……

    片刻后,劉昶又悄然回到黑狼幫總部,誰都不知。

    他悠然在書房畫畫。

    “劉昶!”伴隨著一聲怒喝。

    劉昶連出了書房,看到外面的白衣中年男子,連陪笑道:“是三爺,不知道有何事?”

    “還問何事?你這個沒用的廢物!”白衣中年男子咬牙道,“管一個黑狼幫都給我惹出大禍來,在閑石苑都冒出一位天妖門的妖氣外放強者。”

    “什么,天妖門,和我無關,無關吶。”劉昶都快嚇哭了,連道,“三爺,你知道的,我哪有那膽子。”

    “孟川和玉陽宮晏燼兩位公子重傷,孟仙姑都快發瘋了,都已經開始調動孟家人馬,玉陽宮主也下令,派遣玉陽宮的人和孟家一起嚴查。今晚,整個東寧府城都休想安寧。”白衣中年男子咬牙,“你這個廢物趕緊跟我走,去見我大哥。”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