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妄想打金團 > 106 男女之間的手感差異
    “今晚出去唱歌嗎?”

    “唱……唱呀……”

    早飯時間,婷姐看著精神滿滿、甚至有點亢奮的何佳佑,稍微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家伙今天怎么這么主動……

    何佳佑小聲說了句:“那把空明喊上,再喊幾個工作室里漂亮性感的單身妹子吧,當然,這些指標老板您是首選。”

    婷姐本來還板著臉,聽到后面頓時滿意的笑了。

    某人這求生欲,可以說是相當強了。

    “行吧,”婷姐看了看左右,讓何佳佑湊的近了些,“今天我會去找云依談談,你不用太擔心,你當年的小迷妹,姐會幫你照顧好的。”

    當年的小迷妹……

    何佳佑低眉順眼的應了聲。

    不遠處,今天早早起來的章曉華和小蝦米見狀,忍不住調侃兩句。

    “這里這么多人,咱們兩口子都不敢這么親密啊,”章曉華嘿嘿一笑,“大婷和挺好大神的感情還真的是挺不錯呢。”

    小蝦米應了聲,“大婷婷終于要談戀愛了,她什么都好,就是有時候太強勢了點。”

    “放心,強勢能強勢的過挺好大神?”章曉華笑個不停,“我都打聽清楚了,挺好大神從小就練武,家里是開武館的。老婆,咱們趕緊生幾個,小公主就留在家里好好養著,小王子就扔挺好家里學武去,怎么樣?”

    小蝦米臉蛋通紅,“討厭,這么多人呢。”

    “嘿嘿嘿,咱有證,這是合法的秀恩愛啊。”

    何佳佑端著餐盤走向這邊,坐在了他們兩口子身旁的桌位,腦海中開始分析機甲操作理論,慢慢吃著。

    食堂門口,空明精神飽滿的走了進來,似乎絲毫沒有被昨天的異常所影響。

    畫面突然一轉,空明走過去之后,一只長毛的大手扒住了食堂入口的門框,海大猩扶著墻,雙腿顫巍巍、腳步虛浮浮的走了進來,眼圈深陷、印堂發黑,還對何佳佑嘿嘿一笑,露出滿是血絲的牙齦……

    何佳佑頓時一首扶額,有點后悔昨天晚上發福利的舉動。

    “噗,”章曉華一口汽水沒咽下去,低頭噴到了自己碗里,抬頭愣愣的注視著海大猩的背影,“這哥們,修仙的啊?”

    何佳佑苦笑連連,并不說話。

    “大猩你沒事吧?”

    “臥槽!還是大猩你狠!”

    “服了,大哥!”

    “哈,哈哈哈!”海大猩仰頭大笑,用得意掩飾尷尬,走到打飯口,本想多要點肉菜給自己補補,開口就是一句:“澳門新……”

    空明及時用手肘撞了海大猩一下,海大猩一哆嗦,雙眼的迷離漸漸恢復了少許神色。

    角落中,幾個漢子在那憋笑半天,終于哈哈笑了出來,食堂各處的妹子一個個滿頭霧水的看了過來。

    工作室的男生,還真是精力充沛呢。

    上線時間。

    五人小隊再次集合,何佳佑是最后過來的,邊走手里還抱著一本機械學的著作品讀。

    這些著作都是游戲的衍生物,里面很多的理論知識還存在于構想階段,但其中的邏輯性、合理性都經得起推敲,算是《星光》比較贊的細節。

    游戲設計團隊肯定有一群細節控。

    何佳佑把書收起來,抬頭看向云依,發現云依正抱著愛心棒棒在那發呆,嘴角還帶著莫名的微笑。

    顯然,她應該還不知道秘密已經人盡皆知的事,不然按何佳佑對她的了解,估計她都不敢上游戲吧現在。

    “今天,”小紫蘭抱著胳膊,一臉的高深莫測,“我要為自己增加游戲難度了。”

    何佳佑笑道:“我今天的功勛值就能穩定第一,p輪流做吧。”

    冰禾淡定的拒絕:“不用,穩點比較好。”

    “嗯,”總管大人點點頭,強勢分析了一波數據,讓想偷幾次懶的何佳佑頓感壓力。

    何佳佑擺擺手,“走吧,昨天一樣的戰術。”

    小紫蘭精神振奮的嬌喝一聲:“茍富貴!”

    云依:“莫相忘?”

    “哎呀,那個是成語啦,”小紫蘭小臉一仰,“茍富貴在這里的意思,只要一直茍且偷生,到后面總歸就會富起來的!”

    何佳佑忍不住笑罵了句:“你這已經不是亂用成語了,簡直可以去編詞典了。”

    “真的?我文化水準這么高了?”小紫蘭頓時受寵若驚狀,何佳佑被氣的差點翻白眼。

    小紫蘭今天異常情緒高漲,小手一揮:“向著生存戰場粗發!”

    惹的不少路過的男女玩家投來關愛優秀兒童的眼神。

    報名,進入戰場,降落截斷。

    云依總算察覺到了些許異常,感覺八只眼睛、四道目光一直在看著自己,云依弱弱的問了句:“大家……我怎么了嗎?”

    “沒事呀,”小紫蘭嘻嘻一笑。

    冰禾面色有點古怪,扭頭看向了舷窗外,繼續思索著昨夜就困擾著她的疑惑。

    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讓她和云依之間的小秘密弄的人盡皆知?

    雖然已經在艦團中進行了反復的囑咐,讓大家都不要再提起這件事,但只要一想到云依知道了秘密泄露,滿臉委屈的看著自己……

    冰禾女神緊緊閉著眼、抿著嘴,攥著的小拳砸向了旁邊。

    “嗯?”何佳佑看著突然轉向自己的冰禾妹子,感受到抵在他胸前的小拳頭上傳來的力量感,腦子一抽,問了句:“和你自己的手感差不多吧?”

    冰禾睜眼緩緩抬頭……

    何佳佑瞬間慌了,臉上滿是冷汗,雙手連連搖晃,“我不是,不是那個意思!”

    “哼!”冰禾冷臉扭頭,旁邊的三個體型差不多、路線相近的萌妹子一個個臉蛋高鼓,忍笑忍到眼淚都快出來了。

    還好,隨著逃生艙的一陣劇烈抖動,飛船降落。

    何佳佑和冰禾迅速沖了出去,一進入戰斗就暫時忘記了剛才的血海深仇。

    一般來說,此仇不報非君子,五人小隊猥瑣行進的過程中,冰禾突然來了句:“手抬起來。”

    “什么?”

    何佳佑有點懵,但下意識抬起了手臂。

    冰禾向前走了半步,鎮定自若的讓何佳佑的手掌抵在了女性比較隱私的部位,何佳佑像是觸電一般趕緊縮了回來,聽著系統提示,老臉一紅。

    ‘叮~有玩家對您進行人身騷擾,是否啟用防騷擾系統并舉報。’

    否,必須否。

    冰禾:“手感差不多嗎?”

    “差……嗯,”何佳佑糾結半天,本著不傷害冰禾自尊的前提,嘗試著分析了一波,“軟是肯定比我自己的軟,雖然有些不起眼,但也能給男性不一樣的體驗,這點也很厲害了。”

    周圍三個萌妹子先是呆了一呆,然后齊齊臉紅啐了他一口。

    總管大人:“變態。”

    小紫蘭:“冰禾姐你怎么能便宜這個家伙!哇!臭挖礦的你真敢說!”

    云依:“我有點慌,挺好哥哥我們保持一定距離好嗎?”

    何佳佑:……

    這要他怎么辦!

    冰禾淡淡的哼了聲,捍衛了妹子尊嚴的她,卻并沒有感覺到勝利的喜悅。

    相反,還有那么一點自己吃虧了的感覺。

    “走吧,繼續行進。”

    冰禾轉身而去,看她背影有一種難言的倔強。

    何佳佑擦擦額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是滿頭大汗,只覺得再驚險十倍的生存戰場,都不如剛才幾分鐘刺激……

    在生存戰場茍了一上午,何佳佑徹底和排行榜后幾位拉開差距,穩住了第一的位置,能二十四小時懸之示眾了。

    這種宣傳效果是潛移默化的,假以時日,妄想星空這四個字,肯定能成為中國區廣為人知的艦團名。妄想星空艦團無論是想招兵買馬做大,還是走精英路線接高難度雇傭任務,都能有不錯的發展。

    這就是榜單的重要性,對那些超大型的運營公會而言,那就是巨大無比的財富。

    可惜,此時的等級榜和生存戰場的排名,兩個重量級榜單,被一個只有幾十號精英的工作室霸占,總體的經濟效益其實是大打折扣的。

    ……

    云依暗戀空明的事,表面上被暫時壓住了,但工作室上上下下依然在關注云依妹子的行動,不少人都在打賭他們兩個能不能成。

    中午吃飯時談論的話題也離不開這件事,不過大家都小小聲的討論,并沒有多說太多。

    婷姐一臉嚴肅的坐在角落中翻手機,工作室的四大天王其余三人都在那面面相覷,似乎也不知道婷姐突然怎么了。

    這個時候,何佳佑就被冰禾、小紫蘭、總管大人用眼神威逼,端著自己的餐盒,走了過去。

    “怎么了今天?老板你這么嚴肅。”

    婷姐抿了抿嘴,把手機推了過來,又揉揉眉心,“麻煩來了。”

    “什么?”何佳佑把婷姐這全球限量版的安全手機小心翼翼的拿了起來,這要摔壞了,他幾年苦工絕對白干。

    上面是婷姐和其他人的聊天記錄,何佳佑記得這個名字,是上次她姥姥的酒會、咳,外祖母酒會時,在婷姐身邊的閨蜜之一。

    “我表妹進游戲了,而且迅速收購了兩家實力強勁的老牌工作室,我覺得過不了幾天,咱們就要準備長期團戰了。”

    表妹……

    那個病嬌女?

    何佳佑想起上次的斗毆事件,頓時意識到了問題的棘手程度。

    “婷姐,她到底什么毛病?”

    “我知道就好了,莫名其妙看我不順眼,什么都跟我作對!”婷姐小虎牙一呲,“她要敢破壞老娘的游戲體驗,老娘讓她分分鐘在國內滾蛋!”

    何佳佑:……

    “呃,嗯哼,情緒失控,情緒失控。”

    婷姐理了理耳根旁的秀發,嘻嘻一笑,似乎心情好很多了,低頭喝了口敗火的豆湯。

    何佳佑卻突然笑了聲,趕緊忍住,低頭專心啃食飯菜。

    剛才有一瞬,他似乎,又見到當年的大魔王了……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