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妄想打金團 > 047 酒后怎能不亂‘性’
    隨著一陣光華的抖動,何佳佑直接把手里的白板短杖扔開,捧出了一本書籍,整個人文化氣息直線上升。

    試一下黑暗獻祭的強度,何佳佑站在怪堆中不動,任憑十多只19級的蛇類小怪對他一陣猛舔,整個人的血條卻上上下下,一直維持在每秒降低百分之一的程度。

    隨便走兩步,不用太刻意去走位,只需要讓小怪的攻擊頻率稍微降低,他的血條就開始緩緩上揚……

    烤怪不下血啊完全是。

    何佳佑左手抬起,甩出去一個烽火連城,幾秒之后周圍頓時干凈異常。

    中繼站中本來也就二十多處刷怪點,其他都是一小隊占兩個點,他一個人就占了一個點,也不好意思再去搶別人的怪。

    等會吧,怪物總會刷出來的,而且只是這樣,他的升級效率已經相當變態;再說,黑暗獻祭也需要元力支撐,他練級總不能奢侈的總是喝藥,等怪物刷新的時候也能讓元力慢慢漲滿。

    “嘿,你!”

    身后傳來了一聲帶點痞氣的喊聲,何佳佑趕緊轉身,看到了正扛劍背盾走過來的合金戰士。

    趕緊賠個笑臉,文雅的說一句:“婷姐,有事您說話!”

    “干嘛在這里偷懶?嗝……”

    婷姐晃晃悠悠的走了過來,一只手扶住了何佳佑的肩膀,似乎整個人有點暈。

    一個嗝打出來,何佳佑隔著一個次元都聞到了濃濃的酒味。

    “婷姐你喝酒了?”

    “喝了點,開心嘛,嘿嘿嘿,”婷姐對何佳佑一陣擠眉弄眼,“好好練級啊,別在這偷懶,沒小隊帶你,姐帶你呀。”

    何佳佑一陣無語,剛想說點什么,婷姐就扔了個組隊邀請過來。

    敢不接嗎?

    你老板要和你組隊,你敢不接嗎?

    何佳佑點擊確定,婷姐低頭一看,發現腳邊多了一隊長蟲,抬腳就是一陣亂踩,很神奇的就拉到了十多只怪物的仇恨。

    婷姐可沒大范圍的吸血技能,何佳佑趕緊開大招,火光閃耀,何佳佑開啟黑暗獻祭和遲緩光環,站在那不動,十多只小怪緩慢撲回來的過程中,一個個倒在了黑暗掌控者的陰影中。

    “大家都忙著呢,”婷姐喃喃了句,一只手環住了何佳佑的脖子,像是哥倆一樣在勾肩搭背,“你閑著也是閑著,下線陪姐出去浪呀!”

    何佳佑:……

    您老就沒注意到經驗槽有經驗增長嗎?

    “去不去啊你!”婷姐有點煩躁的問。

    何佳佑剛要點頭答應,突然感覺有光束在自己眼前晃過,下意識尋著光束來源看去,頓時看到了在角落中抱著狙擊槍的財務主管。

    那道光束不就是激光瞄準器嘛……此時正停留在自己額頭。

    明白了,這是來自財務主管大人的警告,敢單獨陪醉酒的婷姐出去浪,就直接要了他小命。

    可是……

    他有暗云被動的說……

    “婷姐,外面的風景怎么也不如游戲里的風景,不如在周圍走走,看看星空什么的。”

    “星空有什么好看的,從開服到現在快看吐了!”婷姐哼了聲,眨眨眼,嘿嘿笑了兩聲,“走走走,姐帶你去昨天發現的一個好地方。”

    何佳佑還要掙扎,突然感覺腰身一緊,隨后自己騰空而起!

    就聽‘咣當’一聲,婷姐把扛著的合金大劍一扔,直接把何佳佑扛了起來……

    周圍一群玩家瞬間石化,何佳佑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系統提示是否舉報騷擾,當然選擇不舉報!

    這是老板大人,而且明顯是喝多了有點暈乎,扛著他就扛著吧……

    小型運輸船的艙門打開,何佳佑被婷姐直接塞了進去,讓何佳佑頓時欲哭無淚。

    一處練級點的角落中,抱著魔法棒的小仙女弱弱的看著這一幕,大眼頓時淚汪汪的……

    旁邊的幾個妹子頂著凌亂光環,趕緊安慰她。

    “那是咱們工作室的老大,放心吧啊,不會有什么事的。”

    “婷姐應該是喝酒了呢。”

    “挺好雖然很優秀,但也沒有優秀到讓婷姐看上的地步呢,不能要擔心喲依云。”

    依云看著緩緩飛出中繼站的飛船,弱弱的問:“那他們去哪了?”

    “大概,就是借用一下?”

    依云頓時淚流滿面,總感覺自己偶然遇到的‘男朋友’實在不靠譜,這個艦團的女玩家也忒多了點。

    不遠處,正嘟著小嘴一臉不滿的小紫蘭拿著一個虛擬文件走了過來,是依云成為工作室正式成員的邀約……

    小蘿莉出馬,估計也就當場拿下。

    “臭挖礦的,敢趁機吃婷姐豆腐,小心我現實把你突突了!”小紫蘭咬牙切齒罵了句,把文件扔到了依云懷里。

    “嗯?”依云眨眨眼。

    “簽吧。”

    “哦。”

    何止當場,瞬間拿下……

    話說,一點都不解釋下合約內容就讓人簽,是不是有點誘拐美少女的嫌疑……

    半個小時后,冥骸星地表。

    二十四級怪物練級區域,此時尚且無人踏足。

    一處悠閑的草坡上,穿著白色連衣裙、帶著禮帽的女孩四開八叉的躺在那,那嘿嘿嘿的笑聲,將原本應該小清新的氛圍破壞殆盡。

    上空,一只只飛鳥盤旋;

    地上,上百只二十四級的樹精大爺們步伐沉重的追著一個身影,在草坡周圍跑來跑去,血條緩慢下降著。

    雖說越級刷怪經驗高一點點,可這里的怪,是不是多了一點點啊!

    何佳佑不斷仰頭長嘆,和怪群保持著微妙的距離,能保證自己不被那些樹精大爺用樹杈戳爆的同時,也保持自己的傷害能達到最高。

    每九十秒釋放一次大招,每十二秒灌一口元力藥劑,雖然消耗稍微大了點,還因為兩人組隊而損失了百分之四十左右的經驗,但練級效率勉強能和自己單刷19級黃金怪持平。

    最重要的是……

    婷姐帶著他轉了半天,小手指著老樹精扎堆的山坡頂點,‘哈,那片林子好漂亮!我們過去看風景吧!’

    然后,就是現在的狀況了……

    婷姐怎么了?

    應該是喝酒喝多了跑游戲里發酒瘋吧,何佳佑默默的看看背包中還算充足的元力藥劑,振奮精神,開始了第二輪環裝馬拉松。

    剛才還覺得19級怪物刷新太慢的他,現在根本看不到身后尾隨大軍有絲毫減少,殺怪的效率完全追不上刷怪的速度啊。

    游戲時間兩個小時后,何佳佑喝下了最后一瓶元力藥劑,有點擔心的看了眼婷姐。

    “挺好……挺好!”婷姐喊了嗓子。

    要走了?

    何佳佑精神一震,終于……

    扭頭看了她一眼,發現婷姐左邊胳膊遮住眼,右手胡亂抓著地上的青草,將一撮草拔起來在手里揉搓,情緒似乎很糟糕的樣子。

    “哎!我在!有事您說話!”何佳佑故意讓口吻滑稽一些,心里也不知怎么,反而有點堵悶。

    “你說,我是不是很傻*?”

    何佳佑撓撓頭,這個怎么評價……雖然有時候有那么一點點,但總體還是很完美的嘛。

    婷姐哭了?

    而且哭的好難看……

    “我都快三十了還喜歡玩游戲,真的是對不起啊!都幾年了還是忘不了那個混蛋,那個混蛋現在孩子都有了!我是不是很沒用……哇啊——”

    何佳佑拉著一群怪,手忙腳亂的喊著:“婷姐……沒事啊,別哭別哭……”

    “我有錢有事業,我長得這么漂亮,我有那么多人追我……我干嘛在游戲里浪費時間!我是不是傻*!”

    “好吧,”何佳佑停下跑動,叉著腰一陣喘粗氣。

    抬手釋放了個遲緩光環,將后面一群想和他親密接觸的樹精大爺推開,甩了個烽火連城出去。

    最后一點元力值告罄。

    轉身奔向婷姐那,用力把婷姐在草地上拽著坐了起來,她雖然穿著時裝,但一身合金裝備卻也是在的,差點把何佳佑的腰給拉斷。

    “干嘛!”婷姐臉上沾著草屑,噘嘴問著。

    何佳佑指了指婷姐身后,婷姐扭頭一看瞬間花容失色,竄起來拽著何佳佑奔向前方。

    “樹林成精了!快跑哇!”

    何佳佑頓時哭笑不得。

    人喝醉之后就這樣嗎?還是心事太多的人,喝醉了以后都會變成這樣。

    情緒容易走極端,上一刻還在嚎啕大哭,下一刻就在哇哇大叫,然后又忽然停下,和身邊的人互相對視幾眼,就開始前俯后仰的哈哈大笑。

    何佳佑何止身心俱疲,簡直快被喝醉了的婷姐弄暈了。

    終于,他們兩個頂著最后的血皮,跑出來27級怪物的刷新區域,坐在一處小溪旁,一起四開八叉的躺在那。

    “快看快看!白天也有流星耶!”

    婷姐指著天空開心的喊著,何佳佑循著她的指尖看去,那應該是什么高空飛行器的尾跡。

    “嗯,流星。”

    啪!

    婷姐雙手合十坐了起來,臉蛋很虔誠的在那許愿。

    何佳佑躺在那靜靜的看著她的側顏,心情不覺放松下來,對著婷姐笑了笑。

    “你不問問我許的什么愿嗎?”婷姐睜開一只眼瞥著何佳佑。

    何佳佑趕緊問:“婷姐你許的什么愿啊?”

    “嘻嘻嘻,不告訴你,說出來就不靈了。”

    何佳佑忍不住對自己老板翻了個白眼,躺在那努力調整呼吸。

    跟老板獨處,實在是太刺激了。

    “啊,今天是不是玩的有些過頭了,”婷姐拍拍額頭,仿佛酒醒了一點,“挺好,下線陪姐去ktv吧!”

    何佳佑在背包中拽出小鐵餅,切換到卡拉ok模式扔了過去。

    “哈!怎么忘了你還有這個!快快,給我點歌!”

    何佳佑:“點什么?”

    婷姐:“一人我飲酒醉,醉了就把紫蘭睡!”

    “噗!”何佳佑忍不住笑噴了出來。

    他突然想到了某種可能,躺在那看著一旁自己嗨的婷姐,弱弱的問了句:“婷姐,你喜歡男的還是女的?”

    “滾蛋!姐當然喜歡男人!”婷姐咬牙罵了句,然后頭一歪,眼中有點回憶,“上大學的時候確實試過喜歡一個追了我很久的女生,不過試了幾次之后,我還是找不到感覺,肯定是喜歡男人咯。”

    何佳佑眨眨眼,他還是個孩子啊,這些糟糕的臺詞真的不會被和諧嗎!

    婷姐喃喃著:“剛才我許的愿就是三十歲之前嫁出去呀。”

    “冒昧問一下,婷姐你現在多大了?”

    “二十八!很緊迫了!”婷姐鼓著嘴角,兩只手做著剪刀手擺在紅唇邊,目光很認真的看著何佳佑,“怎么樣,姐的萌指數是不是還能及格?”

    何佳佑默默的豎起兩根大拇指。

    “哎呀,”婷姐抬手拍拍何佳佑的腦袋,“你就是太年輕了點,不然,也挺不錯的。”

    何佳佑笑了笑,枕著胳膊躺在那。

    云卷云舒,風輕心淡。

    一陣清涼的微風拂過,何佳佑閉上雙眼。

    “誒?那邊有個人跑了過來耶,”婷姐弱弱的喊了聲。

    “嗯?這里不應該有玩家吧,”何佳佑抬頭看了眼,果然看到了有個人影沿著小溪踉踉蹌蹌的跑著。

    對方已經進入了小地圖的范圍,仔細尋找,小地圖上出現了一個綠色的點,不是敵對目標。

    這人像是看到了他們,跑的更惶急了些,徑直朝著他們奔跑了過來。

    婷姐把何佳佑拽了起來,擋在身前,蹲在何佳佑背后。

    “可能是星探什么的,別讓他們發現我!”

    何佳佑:……

    終于,那個身影跑到了他們左側十米位置,是個滿臉胡渣的男人,一身污垢泥濘,臟兮兮的外套隱約能看出是白大褂。

    他面無血色,對著兩人伸出左手:“食物……給我食物……”

    “是npc,可能有任務。”何佳佑小聲說了句。

    婷姐在何佳佑的肩上露了兩只眼,滿是幽怨盯著旁邊踉蹌著走過來的身影。

    何佳佑拿了一瓶血量合劑,也不說話,直接扔了過去。

    這人雙手捧住血量合劑,仰頭灌進嘴里,長長的喘了口氣,對兩人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謝謝你們,我是……”

    噗!

    他胸口突然炸出血花,嚇的婷姐尖叫了聲,幾滴鮮血噴在了何佳佑手臂上。

    這人低頭看了眼胸口出現的圓柱形大洞,何佳佑的視線透過他胸前的洞口,看到了遠處的懸浮機車,也看到了摩托上坐著的人影收起鐳射槍,騎著機車沖向這邊。

    被狙殺的npc摔倒在地,左手張開,努力伸向了何佳佑。

    “把這個……交給……”

    話音沒說完就失去了知覺。

    何佳佑看著這人手心的‘玻璃片’,又看著在幾百米外瘋狂沖來的機車男。

    “婷姐,做任務嗎?”

    “咦,他死的好難看……哈,殺人兇手沖過來了!我刀呢!”

    何佳佑一手扶額,俯身將這人手心的芯片撿了起來,看了眼自己剛恢復過半的元力,拉著婷姐奔向了后方的叢林。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