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混亂的家庭
    ,

    見格爾曼.斯帕羅一句話也沒說,特雷茜一顆心緩慢下沉,如同墜入了冰窟。

    看著表情里透出幾分絕望的“疾病中將”,克萊恩從衣兜里掏出了一張便簽紙,手腕一抖,讓它像撲克牌一樣飛射向前方。

    嗖的一聲,這便簽紙仿佛金屬,切斷了少量無形蛛絲,剖開了剔透冰晶,從特雷茜的左上臂劃過,帶起了一抹綻開的血花。

    紙張的表面迅速染上了鮮紅的顏色,越過被禁錮于原地的魔女,旋轉著飛回了克萊恩的掌中。

    “……”特雷茜原本以為那便簽紙會沖著自己的喉嚨而來,沒想到它只是對準了手臂,一時有些呆愣,直到格爾曼.斯帕羅折好那紙張,將它放入一個鐵制卷煙盒內,她才猛然醒悟過來,開口問道,“你真正的目的是找到卡特琳娜?”

    克萊恩隨手將鐵制卷煙盒放回了衣兜里,沒做回答,平靜問道:

    “你是她的后裔?”

    聽到這句話,依舊被冰晶和蛛絲困得無法動彈的特雷茜忽然低笑了一聲:

    “不僅僅是后裔,我是她的孩子。”

    孩子……女兒……克萊恩一邊慶幸自己沒魯莽下殺手,導致“白之魔女”卡特琳娜有所感應,一邊下意識分析起卡特琳娜究竟是“疾病少女”特雷茜的媽媽還是爸爸:

    如果卡特琳娜曾經也是男子,確實有可能為特雷茜的爸爸,可問題在于,她在第四紀尾聲的“蒼白之災”里,已經是序列4的半神,而“刺客”途徑在序列7的“女巫”階段就會從男變女……

    也就是說,要想卡特琳娜是特雷茜的爸爸,特雷茜至少得有一千三百多歲,而序列5的非凡者根本不可能活這么久,就連絕大部分序列4和序列3的圣者也沒法辦到!

    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特雷茜是卡特琳娜自己生的,而且就是最近幾十年的事情……一千多歲的高齡產婦啊……克萊恩輕輕頷首,沒任何表情變化地確認式問道:

    “她是你的媽媽?”

    特雷茜的表情一下變得有些古怪:

    “不,母親。”

    克萊恩正想問這和媽媽有什么區別,本質上不就一個更正式一個更口語化嗎,特雷茜已自顧自嗤笑道:

    “我的媽媽是另一個人,她曾經是我的父親。”

    ……你們魔女家庭好混亂……但這不是你們向外界傳播災難的理由……克萊恩用“小丑”的能力控制住臉部的肌肉,繼續面無表情地看著“疾病少女”。

    本就處于絕境的特雷茜現在有點自暴自棄了,沒等格爾曼.斯帕羅回應,嘆了口氣,自嘲一笑道:

    “也許我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錯誤。

    “不正常的父母,不正常的家庭關系,不正常的教派人員,既塑造了我,也傷害了我,我8歲的時候,發現一直暗暗崇拜作為榜樣的父親突然變成了女人,并且一天比一天嬌弱,一天比一天擅于利用自身的魅惑,到了后來,還找了男性朋友,給我生了一個弟弟,你能想象那種心情嗎?

    “等我離家出走,來到大海,經過多年的努力,終于找回了正常的自我和社會認知,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一瓶魔藥讓我也變成了女人,呵,女人……”

    克萊恩安靜聽完,語速不變地說道:

    “你的教唆能力很不錯。”

    “……”特雷茜張了張嘴巴,最終只是嘆了口氣,表情復雜地笑道,“我承認,我剛才是想喚起你的同情,每個人都渴望活著,這難道不對嗎?不過,我沒有說一句假話,那都是我的人生經歷。”

    她沒再渲染自己的痛苦和悲傷,停頓了一下道:

    “在你殺死我之前,我想提一個問題,不會讓你為難的問題。”

    “什么?”克萊恩看著對面的魔女道。

    特蕾茜猶豫了一會,終于開口問道:

    “上次你來刺殺我之前,伊蓮知道這件事情嗎?”

    克萊恩沉默了片刻道:

    “她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特蕾茜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幾分光彩:

    “真的?”

    沒等格爾曼.斯帕羅回應,她露出極為復雜的神色道:

    “死亡之前,我能再請求你一件事情嗎?如果你能再見到伊蓮,告訴她,我對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很內疚,但不后悔。”

    說到這里,特蕾茜試圖搖頭,但卻被剔透的冰晶和無形的蛛絲限制著,沒能成功。

    她只好自嘲一笑道:

    “算了,沒必要告訴她了,就這樣吧。

    “你可以動手了。”

    說完,特蕾茜閉上了雙眼。

    等了幾秒,她沒有感受到預想中的疼痛,反而聽見格爾曼.斯帕羅嗓音低沉地說道:

    “說,所有人都不要來打擾我。”

    ……特雷茜一陣訝異,心中充滿了不解,表情變得頗為迷茫。

    不過,既然已經在面對死亡,這種小事并不值得計較,她沒有多想,張開嘴巴道:

    “所有人都不要來打擾我。”

    她剛說完這句話,同樣的聲音就回蕩在了“黑死號”上,比原本更加大聲。

    海盜們對此沒產生任何懷疑,就像在遵循著某個奇特的規律,本能地回避起船長室位置,繼續忙碌自己的事情。

    船長說不要打擾她,那他們這段時間自然不會去找她!

    與此同時,特雷茜看見格爾曼.斯帕羅摘下了禮帽,按在胸口,對著自己微微鞠躬,狀似告辭。

    然后,她感覺自己與整個世界隔離了,四周一片安靜,就連那個瘋狂的冒險家也不見了。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被打擾”的環境。

    “律師”途徑的“放大”和“扭曲”!

    特雷茜體表的冰層開始融化,可那些無形蛛絲依舊牢牢束縛著她,讓她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就連改變重心都辦不到。

    于是,她只能站在那里,像尊栩栩如生的蠟像。

    “他沒有殺我……”特雷茜茫然地看著前方,短暫竟有點不敢相信。

    她不覺得格爾曼.斯帕羅是因為可憐自己才沒有動手,這位瘋狂冒險家殺掉的海盜有很多,從未出現過手軟的情況,而特雷茜雖然自認為不是正常的魔女,沒做太多能稱得上魔女的事情,但身為一名海盜,怎么可能不干壞事?無論是販賣奴隸,還是劫掠船只,她都經驗豐富。

    同樣的,特雷茜也不認為格爾曼.斯帕羅是被自己的美貌和經歷打動,垂涎起了自己,因為對方的目光冰冷地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肯定是有別的因素……”特雷茜念頭電轉,從自身可能涉及的事情做出聯想,很快有了一定的判斷,“應該是我和母親的血緣關系太近了,而魔女們都擅長詛咒,我一旦死去,母親立刻就能察覺,發現這邊出了問題,提前進行規避,讓格爾曼.斯帕羅后續的行動找不到目標,所以,他才讓我活著,卻無法和別人聯系……這么看來,不管他針對母親的行動成功還是失敗,都可能回來殺掉我……而我要想活下去,在此之前必須成功自救。”

    在特雷茜心里,對母親卡特琳娜其實沒什么太深厚的感情,這位“不老魔女”活的時間已足夠久,而大部分時候都在通過和年輕人的交往保持青春的心態,對偶爾有興趣生下的孩子們常常熱情一段時間,冷漠大部分時候。

    不過,隨著年紀增加,特雷茜被卡特琳娜評價為越來越像過去的她,于是得到了更多的寵愛和幫助。

    然而特雷茜并不想要這樣的關注,這導致她失去了原本的性別,處在了無法擺脫的痛苦里。

    “呼……雖然我很恨她,埋怨她,但還是不自覺會依賴她,渴望她能更尊重我的意見……希望,希望她能逃過格爾曼.斯帕羅的追殺……”特雷茜再次開始了掙扎,試圖擺脫被束縛的狀態。

    她這一方面是在自救,另一方面是想盡快通知自己的母親,讓她務必小心格爾曼.斯帕羅!

    當然,特雷茜有點懷疑應該剛晉升序列4沒多久的格爾曼.斯帕羅是否能危害到從第四紀存活下來的自家母親,一位號稱“不老”的魔女,但她沒抱僥幸的心理,因為格爾曼.斯帕羅是有幫手的,那位連她母親都畏懼的“死亡執政官”!

    撲通!

    特雷茜終于倒在了地板上,嘗試滾向書桌,可無論她怎么努力,身體都無法轉動。

    她在對抗的不是別人,正是被“扭曲”和放大的自己!

    …………

    灰霧之上,克萊恩已坐至“愚者”那張高背椅,將沾染著“疾病中將”特雷茜血液的紙張擺放到了斑駁長桌的表面。

    緊接著,他具現出紙筆,寫下了占卜語句:

    “‘疾病中將’特雷茜母親卡特琳娜目前的位置。”

    放下鋼筆,克萊恩拿著那兩張紙,后靠住椅背,閉上眼睛,低聲重復起剛才書寫的話語。

    一連七遍之后,他進入夢境,看見灰蒙的世界內凸顯出了一個高高聳立的哥特式鐘樓。

    鐘樓周圍,穿著圣潔白袍的卡特琳娜立在幾棟房屋的陰影里,表情略顯凝重地審視著周圍的情況,仿佛在尋找什么,而半空紅月高懸,位置與克萊恩進入灰霧前看見的完全一致。

    這說明“白之魔女”卡特琳娜還在貝克蘭德,正處于西區,追逐尋覓著某個目標。
5元刮刮乐中奖怎么看中